时歇

【毕深】玉观音 01

我真的草稿箱好多存货啊!


  皮皮5岁那一年,云南的边陲小镇清如还没有出现在旅游杂志上,那里青山连绵,绿水常清,是一片好地方。

  正如没有摄像机去拍摄那里的美丽和空灵一样,也没有焦点去关注青山下的罪恶丛生,绿水下游的浑浊。即便是经济不够发达的当时,毒(好怕被和谐)品交易也黯然滋生,

  毕忠良出去抽烟的时候闻到了一阵劣质烟的味道,他抬起头,小巷子很窄,但是楼上得窗户却都开在这边,二楼不低,却开着窗户露出一张年轻人笑意盈盈的脸。

  “老板出来抽烟啊?”陈深笑嘻嘻的说,手指间也夹着一根烟,往下飘着烟灰。

  毕忠良从下仰视他,他白皙的脸在暗暗的巷子里依然白的发光,棕色的头发乱翘却显得很年轻,毕忠良见过不少年轻好看的男孩子,却唯独没有见过陈深这样子的,他穿着最简单的白T,却因为质量不好很透,能稍微看清肉粉色的皮肤,微鼓的胸部,清晰的锁骨,他整个人很有活力又有点懒洋洋,撑着窗框笑着看他,酒窝又很洋气。

 毕忠良想着他既然是餐馆的帮工,难免身上有牛羊猪肉的血腥气,或者油烟味,但是意外的刚才闻过他的气息,只有一股香皂味道,他想着那好像是以前他穷困潦倒的时候也喜欢用的廉价香皂,有点发甜的味道,除了干净没有别的词可以形容, “你在这里做了多少年?”

  “这里?这是我嫂子的店,我自然是一直在这里。”

  “去过上海吗?”

  “没,那是哪儿啊老板?”陈深好像很好奇。

  “中国的大城市,你念过书吗?”

  “别瞧不起人啊,老板,我当然是念过的。”陈深把半个身子都探出来。

  “我姓毕。”

  “哦,毕老板。”陈深抽完了一根烟随便甩甩,掏出第二根继续点火。”毕老板,你是上海人?上海人抽什么烟?”


   毕忠良大方的抽出自己的烟盒,递出去一根包装精致的,“下来拿。”


  “好嘞。”陈深笑眯眯的撑了一下窗框,居然就这么跳了下来,毕忠良吓了一跳,竟然不自觉的迎着身子去抱他,怕他摔下来撞在窄窄的巷子里哪面墙上。


  陈深就这么正好落进了毕忠良怀里,脸也撞在他肩膀上,整个人扑倒他怀里,好像一个热烈的拥抱。


  陈深抬头看他的眼睛,两个人的距离一下从一楼二楼的隔着烟雾对谈成了呼吸可闻的距离。毕忠良倒是坐怀不乱,冷静的把烟递到他嘴边,陈深伸出一点舌尖作势要抢回来,毕忠良直接含住他的嘴唇,烟也掉了,他也不在意,只是狠狠地含着他的嘴唇和乱窜的舌尖,


  “老板的烟钱我要怎么付?”


  “你有钱?”

  

  “诶……没钱,倒是有好货。”


  “离这里近吗?”


  “就在二楼。”


  陈深带着毕忠良神色冷静的穿过大堂上了二楼,关上门的一刻,两个人就疯狂的纠缠在一起。


评论(10)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