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瓶邪】 火线救援 01


他长得很路人,但有几分小帅,个子大概一米八,穿着李维斯的牛仔裤和耐克的白鞋,墨绿色的羽绒服帽子边上有一圈很柔软的人造毛,平白无故的让他有些亲切和天真无邪,不惹眼又让人没有多加想法。

平凡的生活最是危机潜伏。因为波平水清的湖泊才有涟漪。

吴邪在茶馆门口多等了一会,千里迢迢的友人没等到,倒是等来了吴二白。他应该是自己一个人从家走过来的,身边没有人跟着,额头略有薄汗。

“二叔…” 吴邪马上走上前打招呼。本来想客套的问一句您怎么在这儿,话出口堪堪刹住车,改口“您来查账啊?” 毕竟这个茶馆的老板就是他,老板来自家店还用向他汇报嘛。

“小邪。”吴二白也是不疏离不亲近的点了点头,吴二白年过半百但是头发乌黑面相平稳,身材也是中规中矩,不驼背不佝偻却也没有虎虎生风的霸气,但是总是如悄悄给人施以压力。

吴二白停在门口的台阶上,随口和吴邪聊了几句家常,最近功课紧吗,父母身体怎么样,天气冷的话等朋友也要进屋里等,语毕还捏了捏吴邪的肩膀和小臂。“最近有在健身?”

“是啊。跆拳道,哈哈防身用。”

“男孩子身体好一点是对的。虽然你个子高又不胖,但是要多注意身材。”

“是是是。我爸也这么说。”

吴二白笑笑,倒是添了几分亲近,老人家的做派还是那副样子,但是要是提起父母,他的神情总会有所放松。

正巧屋里马上走出来一个经理,把吴二白往屋里引,还顺口问了句小三爷在门口等了这么久还不进来啊。吴邪打着哈哈,还说在等一会,目送着吴二白慢悠悠的往包厢里走。

后来半个小时里经理也有出来询问过几次,还说照着二爷的吩咐给他端来了一杯热水,吴邪感激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偏偏经理也是对他很是恭敬叫他很是不好意思。

其实吴二白不是他的亲戚。就像是大家出来江湖混总要有拜码头拜门派,遇上有人脉有能力的都会亲切的叫上一声大哥,吴邪自从继承了他祖上的店就没少和同行打交道,他的同行自然是不一般,但从聚会的地方就不一样,酒吧饭店海底捞是绝对很少去的,一有聚会也是去茶馆会所等高档地方,要求是古色古香,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干哪行的。倒腾古董的也讲究逼格。

他初入大染缸,非常的不知所措,没少被人骗,后来有一次郁闷的在茶馆里和几个前辈抱怨加讨教,声音大了点倒是挺引人注目,后来有一位前辈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引荐了一位大人物,前辈说了这人些什么他都记得不大清楚,因为他偷偷打量这个男人非常的仔细。说不好什么感觉,就是觉得很想亲近他一些又不方便直勾勾的瞅着人家钻研。

有了外人在吴邪不方便多抱怨,还是进入了讨教环节,结果大家精神状态都不佳,说来说去也没说出个花儿来,吴邪涉事不深是真,但不傻,也明白人家从业的精髓怎么可能就这么大方交给你,找了个理由大家就散了,结果吴二白没走,也留下了吴邪。

吴二白说话很有条理,思维清晰有逻辑,虽然不多话但是字字珠玑,倒是很好的开导了一番吴邪,还教了他很多古董行业方面的知识,生意场上的敏感关系。

其实吴邪也说不好为什么他这么照顾自己,那一次短小的谈话之后吴邪也专程自己一人去过几次,每次都是赶不上吴二白在但是过几分钟他就会来。就好想有人秘密通报一样。久而久之他也有了进入包厢的权利,如果是专门来找吴二白,那么大堂经理前台先生也都会直接安排。

其实吴邪是有点怕吴二白的。他给人的感觉就是那样润物细无声的压迫感和威严,吴邪很难说把他当成忘年交的朋友,只能说是非常仰仗的前辈。后来一来二去,半年的时间,吴二白干脆提出来,以后叫我吴二叔吧。

吴邪真是挺受宠若惊,毕竟吴二白家大业大,身份挺神秘,有点像杭州的伏地魔,他怎么打听也弄不出个一二三来,但是他的名气和影响力的确是很厉害。这间茶馆也只是他的小产业之一,具体经营方面恐怕还是古董古玩。总之人家干脆利落地提出来,吴邪当然不能矫情委婉的还拒绝,况且二人真是很有缘分,很多人说他俩有几分相像,也不知是恭维还是真心,再加上又都姓吴,自然是有缘分的。

至于为什么叫二叔,也是因为道上排行,辈分高的人叫他吴家老二,小弟们都是要叫他吴二爷,是名门的二把手,据说家里也是排行老二。

反正关系就是这么认了。大家也都知道,吴二白有个侄子,逃得上近乎的都要称一声小三爷。与刚入业的第一年比真不知是好过了多少,吴邪也恍惚有点傍上大款鸡犬升天的不真实感。

吴邪其实还是个没毕业的名门大学生,还是建筑系,店里都是一个三流大学生王盟在看管,当然仅是看管,留下客户的电话,具体买卖都是吴邪自己应对,毕竟这行真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所以生意不在多,重在精。也不算耽误学业。

这家店是吴邪祖上产业,吴邪祖上据说是盗墓贼,毕竟他祖上留下的人不多,只有一个爱狗如命的爷爷和挺不食人间烟火的奶奶,他爷爷的兄弟姐妹据说都在年轻时遭遇事变,在地下折了很多,一脉单传下来就只剩下他爹和他这么一个儿子。其实吴老狗对于自己以前是盗墓贼的历史并不太忌讳,倒是经常给幼年的吴邪讲,不过在吴邪眼里他也只不过是一个为生计被迫下地,良心不安所以都不亲自动土,训练了一窝好狗的人,实在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只是个普通的盗墓贼吧。吴邪懂事的时候就记得他爷爷和奶奶住在西湖边上,过着遛狗吃饭睡觉听广播的神仙日子,两耳不闻窗外事,一点别的心思都没有。他之前盗墓最后一单出了意外,具体是什么他没说,但是从此不敢再下地,所以开了间铺子,吴邪老爹是个考古工作者,兢兢业业为国工作,不愿意接手小店,本就是一家没什么盈利的小店,转手卖了也没什么不可,但是吴邪却跃跃欲试,后来吴老狗临终前和奶奶一商量,就把店给了吴邪。

没有人对他有什么期待,包括他爷爷奶奶。但是他还是很想做好这份祖业。

虽说没什么天分,但还好吉人自有天相,贵人相助,小店开的还是很让人欣慰。

平凡的吴邪,本应该就这么过下去。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