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黄喻 一个故事 02


我把他们带回去拘留,一群老醉鬼小流氓东倒西歪的躺了一地,我该下班了,应该去吃宵夜,结果没了心情。

我回家路上搭公车,用额头抵着冰凉的窗户,看着一辆辆小轿车超车,再被红灯无奈的挤回来。

结果我看到熟悉的车牌号,黑色的BMW,只有主驾驶一个人在,我们公车太高,我勉强看得到他放在方向盘上细长的手指。

我心里默默的希冀他能抬头看一眼,就一直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车棚,结果绿灯了,我看着它慢慢地开远,暗恨公交车怎么开得这么慢。

连个手癌的人都开不过。

那个人,就是喻文州。

是我上司,是G市很有名的人。

他一直挺传奇的,比我大两届,结果我俩从小学到警校一直都是同校,只不过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因为他从小学开始总能成为学校的传奇,毕业了名字和照片也能在校园外墙挂几年那种。

一开始觉得真是阴魂不散,后来觉得他长得真好看。

不过他也算是后继有人,我承包了他之后的校园传说。

我快毕业了,调到他这里实习一段时间,见过面,彼此打过招呼但是却没有深交,我现在还什么也不是,他已经是队长了。



我回家之后看了一会球赛,打了一局比赛,和对方那个嘴炮互骂了一会,我活动活动筋骨,洗漱完毕就去睡觉了。

临睡前,我又实在是无聊的很,满脑子都是那个喝多了的大爷和喻文州,翻来覆去的心烦,点开微信找了个警局除了名的八卦君,打算咨询一下。

结果一向知无不言的八卦君居然给我来支支吾吾欲拒迎还那套,还叫我问自己去问,反正人铐在拘留所。

我气绝,一晚上没睡好觉。


第二天我早早的顶着熊猫眼去上班,先去看了一眼那伙人,还是东倒西歪的,没被人领走。

不过也到了时间,他们马上可以走了,我给他们开门,放他们出去,看他们特别自来熟的样子,估计也是常客。

我趁那老流氓在门口打哈欠一副不愿意走的样子拦住了他。

诶 你和我们喻队真有一腿啊。

他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不想搭理我。

哼,我冷哼一声,嘟囔一句就知道是假的。

结果他来劲了,拽住我领子,谁要跟我好好谈谈讲讲故事。

我说你讲故事归讲故事,动手动脚就是袭警了,分分钟让你故地重游。

他哼哼唧唧骂骂咧咧的说这叫什么动手动脚,你们喻队耍流氓手段比我过分多了。

咋回事啊 我刚来 你给我八卦八卦?

他抽了一根烟,一副一言难尽的苦逼样。

之前他们警队手头有个案子,去魏琛手下的店公事公办,结果遇上魏琛不太配合,喻文州初出茅庐,一看就是新来的,被魏琛看准了机会一顿调戏,当然只是口头上的,惹恼了前辈,正想把他赶一边去,结果一直笑眯眯的喻文州突然伸手松松领子。然后叫那些前辈们先进去吧,前辈们警告他穿着警服不要打架,他微笑着说好,大批人马一离开门口,魏琛就叫他按在墙上,那时候空有一颗老流氓心的魏琛还不懂这是少女心的壁咚。

喻文州还是内敛的笑着,眼神倒是很不一样。

有兴趣吗?

魏琛活了三十多年,头一次被人调戏了。

还是个警察。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