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刘卢 初恋这件小事 01


关于初恋这件事情,每个人都是会很有讲头。

或是无奈,或是后悔,或是喜悦,或是回味,或是感慨。

总之在最容易心动的年纪里,喜欢的人也是很容易就出现了,在小巷子的尽头冲你挥挥手,在你低头萎靡不振的时候亲昵的撞你的头,好像只会因为一些小事就对一个人拼命的涌起好感,怎么也刹不住车一样,爱情如脱缰野马,奔跑的飞快。

卢瀚文仿佛做了一场梦,身上汗津津的,胳膊被脸压得发麻,眼睛睁不太开,意识已经醒来,身体还在沉睡。直到班主任声音毫无波澜的点起了自己的名字,身体就像按了开关一样,立刻清醒了

“小卢啊,说说我刚才问的问题是什么吧。”因为自己是跳级上来的小孩,年纪小同班人三岁,在青春期三岁就已经差很多了,比如他一站起来只有一米五几的身高。所以不知是谁带的头,大家都亲切地叫他小卢,班主任很随和,也跟着叫小卢。

卢瀚文睡得那么舒坦,虽说是跳级生也没有那个“我身熟睡,吾耳清明”的本事,所以支支吾吾的拼命向斜后方做小动作求提示。

“选C。” 班长的提醒总是那么恰到好处。

卢瀚文大大咧咧的大声回答,“我也选C!”

班里一阵大笑,黄少天最甚,简直前仰后合,宋晓都笑出了眼泪,特别像emoji里面那个笑哭了的表情。

卢瀚文摸不着头脑,班主任也被逗笑了,语文课让他翻译文言文,突然来了一句选C是怎么回事。

班长喻文州还是风轻云淡的微笑,卢瀚文乖乖走过去班主任面前,这是个老规矩,上课睡觉是要受罚的,老师轻轻用书本打了一下他的头,他嘿嘿一笑,跟没事儿人一样走过去黑板边,站着听课了。

下课了还是要站在走廊里罚抄写,不过这已经是家常便饭,卢瀚文咬着笔头站在走廊窗边上,身高不够高正好可以让他不用太辛苦的弯腰抄写。

黄少天和喻文州一左一右走过来逗弄他。

“班长好坏啊,干嘛叫我选C啊。”卢瀚文有点像小男孩那样撒娇,面对喻文州这样的人,软一点讨他喜欢准是没错。

“谁叫你又上课睡觉啊小卢你太厉害了居然敢上班主任课的睡觉我真是太服你了而且你快说你昨晚在被窝里干嘛了你半夜在我床底下像被虫子缠了似的扭来扭去你以为你把手机亮度调低我们就不知道你在干嘛啊你晚上不睡觉发短信呢还是玩游戏呢作为咱们班栋梁人才你这是要走歪道啊。”黄少天又抢着说了一大堆,不过他语速快话又多这一事实卢瀚文早就习惯了。

卢瀚文支着手臂望着操场上。“六班在踢球啊。真好啊。”他感慨了一句。 喻文州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 毕竟他们六班和七班不合是全校皆知的,这俩班从入学开始就因为抢新凳子结梁子,结果之后又因为成绩啊运动会卫生评比打雪仗事件追校花事件等等闹的不可开交,简直成了世仇,互相绝对是瞧不上眼,六班说七班和尚庙,七班调侃六班班长大小眼,六班又反过来说你们班班长还手残呢,喻文州曾经有一次在学生大会上做事,结果鼠标电充的不足,大屏幕上的鼠标就慢悠悠的,偏偏旁边人都急得不行但是喻文州还是很正常模样就好像他故意似的,六班人借此笑他手残,其实他平时做事说好听是稳重,说难听就是慢,回短信或者打字都是十分稳当的从来不会火急火燎,所以给人留下的印象就是有点手速慢。 反正这两个班名义上是兄弟班,简直就像是家族内斗,兄弟没携手对抗其余几个班,自己先窝里斗的happy。 卢瀚文刚转来这个班就被这些班干部强制灌输着六班都是一群无赖神经病等等一系列无伤大雅的名号,他听完也踌躇满志的说了一句六班不是好东西!黄少天宋晓李远他们一把热泪,连称孺子可教啊我们七班后继有人。 卢瀚文也跟着傻笑,结果一回头看见班级后面走过去一个男生,高高瘦瘦的,插着耳机,手里拿着盒饭和百事,就那么匆匆一瞥卢瀚文也认出了他。 把时间线拖回到此刻,走廊的窗前站着三个人,黄少天正在发挥队友精神帮卢瀚文写罚写,喻文州摆弄他们写过的草稿,当然他绝对不会承认是自己写字慢才被谢绝帮抄罚写。卢瀚文甩甩笔,抬头看六班还在踢球,其中有一个身影,高高瘦瘦,穿着校服运动衫,他跑得很快移动起来让卢瀚文的眼神都追着跑,比赛中场休息,他抬手擦擦下巴上的汗,然后拿运动水壶喝水,喝得急了会有小股水流淌下来。卢瀚文看不清那么多,隐隐约约看的个大概也觉得帅的不行不行的。 “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 卢瀚文喃喃的说。 黄少天手一歪,写错了一个字…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