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黄喻 白玫瑰的暗涌 02


“哥哥的女朋友在哪里啊?”卢瀚文坐在装扮考究的蛋糕店里,两条腿够不到地,晃来晃去的。

“她也要忙工作吧。”喻文州漫不经心地回答。蛋糕店巨大的落地窗,他看外面车水马龙,街边等车的小情侣相视一笑,慢慢的把手牵在一起。

“那哥哥什么时候带她来见我啊。”

“周末我去学校接你回来,她应该会和我一起去的。” 绝对不会。

“那好啊。那我今晚可不可以去哥哥家睡啊?”

“嗯… 不行啊,我要回学校,可能最近会比较忙,你乖乖在学校,周末带你一起出来玩。”喻文州安抚的摸摸他柔软的头发。

“那好吧!” 小孩子甜甜一笑。

G市很少有寄宿小学,因为年纪小会很麻烦,但是因为情况特殊他不能留卢瀚文在身边,只能送去学校,周末再找地方安排一下,总之这件事他没有想跟黄少天说的打算,自己应该可以安排好的。

吃完夜宵已经很晚了,学校很远在郊区,送去的时候大部分小孩已经被赶去睡觉了,不过值班老师面善心地又好,再加上喻文州气质清雅脱俗,卢瀚文乖巧可爱,也没有太困难就顺利办好了手续,值班老师领着卢瀚文去找宿舍,喻文州临走前嘱咐了他几句,又帮他把围巾折好,折腾好一切才走。

他要来接卢瀚文的事情没有提前找好借口跟黄少天讲,临走前手机又突然没电了,因为赶着去接人所以也忘了和黄少天讲,现在想起来才觉得有点失误,黄少天万一火急火燎的满世界找他怎么办,于是他又不得不返回去学校取了手机打电话给黄少天却是关机。

家里座机也没人接,他稍微寻思了一番,打了电话直接去黄少天他们常去的PUB,那里的经理自然是认识喻文州的,虽然他很少去那里,但喻文州给人的印象很深刻,再加上大家都知道他是黄少天的人,多多少少都会留意。

这下确定了黄少天在那里还没走,他就直接开去了PUB。

他刚开到门口就先看见叶修叼着烟走出来,叶修在他们圈里一直身份特殊,本身能力出众却一再的向上面反映要减缓自己的上升,而且他手里的项目什么的机密程度也是不能讲出来的程度,而且他不太爱打扮自己,普普通通的穿着一副不正经的样子手臂上挂着的还总是清纯美艳的苏沐橙,给人的感觉就是怪怪的。他天生就是个怪人。

喻文州不太想招惹他也没打招呼的想法,结果黄少天就跟在他后面,似乎想跟他说什么,喻文州按了两下喇叭,吸引了黄少天注意力之后按下了车窗。




窗外下了雨,滴滴答答的打在窗子上。

黄少天搂着喻文州,不停的亲吻他汗湿的额头和肩膀,喻文州高潮之后的样子总是很诱人的,他眉眼偏清淡,不像是那种很会算计人或是油头滑面的长相,他皮肤偏白,尤其是光线照不到的地方更是出奇的白,他之前一直咬着嘴唇,现在有些发白之后充血的效果,特别的好看。

他们就这样彼此依偎着躺了好久,直到黄少天快就这样睡过去,喻文州从他怀里坐起来,披上黑色的浴袍打算去洗澡,黄少天拉住他不肯放他走。

“今晚就先睡吧,好吗。”黄少天有一种撒娇的意味,把脸埋在他脖颈处,又不甘心的舔他的耳尖。

喻文州不置可否,躺下来忍他作弄,手指又轻缓缓的抚摸黄少天的后背,又去数他的肋骨。

“少天,先睡吧。”怕他又擦枪走火,喻文州温柔的抱住他的头,就这样安抚他的头发。

射精完的黄少天极度疲惫,过了一会就睡了过去。喻文州一直睁着眼睛,确定他睡着之后他才走过去浴室。

然后他去了隔壁的书房里。



第二天黄少天又是被电话吵醒,一伸手第一下却是确认喻文州在不在。果然,喻文州已经走了。

他失望的接起电话,却是叶修打来的。

“还他妈睡呢。快点来张佳乐这边,他出事了。”

黄少天马上就精神了,马上起来就穿衣服,一边问着到底发生什么了,叶修那边也不知道忙什么,没回答清楚就挂了电话

黄少天刚把车开出去,还没走出别墅区就又接到了叶修电话。

“情况怎么样啊我操,老叶你他妈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了。”

“你不用来了。”

“什么?”

“我能处理好,你别来了,反正你现在马上回家吧,也别到处瞎逛。”

黄少天一生气挂了电话踩了刹车停在路边上,他猛地捶了一下方向盘,气不打一处来。虽然生气他还是很听他的话,毕竟叶修昨晚才说要出事,现在估计也是脱不开身,他去也是添乱吧。

“…也别到处瞎逛。 我说你听见了没有啊黄少天,还有你别去找喻文州。”叶修对着电话吼了一句,那边却是忙音。


“你别管他了,你先给我看看我这胳膊废没废啊。”张佳乐一张脸全是汗,苍白的像快死了一样,黑色的衣服上沾了血,黑色的布料像是吸血一般,轻轻一按就压出血来。

叶修扔了电话,按住他手臂,“张佳乐啊张佳乐,这回你得哭啊。”

“妈的。真废了啊。”张佳乐猛地要坐起来被叶修按住。

“这妥妥的是要留疤,你不心疼吗?”叶修笑道。

“操。谁问你这个了!”张佳乐怒。



黄少天开着车,胡乱开着就开到了喻文州他们学院。

他想去看看喻文州,结果整个实验室只有郑轩在,还是一副不情愿的正要出门的样子。

“喻文,咳,喻老师呢?”

“临时被领导叫走了。我现在还得去接他弟弟。亚历山大啊。”

“噢噢噢噢。诶等等等等你说谁弟弟?”

“喻老师弟弟啊…”

黄少天一脸茫然,喻文州什么时候有的弟弟。

郑轩平时懒了点但也不傻,这反映一看就是不知道这事,结果让自己捅出去了。他又是满脸压力大的表情。

“哪里啊?你去哪里接?我去吧。”

“诶诶黄少真不用我去就行。”

“喻文州弟弟当然就是我弟弟。不用麻烦你了啊我去我去,地址是多少。”

郑轩也直到黄少天背景,不太愿意跟他对着干,再说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给他学校地址。

黄少天虽然压根没听喻文州提起这事过,但是他不是那种会一想就想很久的人,他有什么疑惑就去做。

原来这天寄宿学校临时开教职工大会,所有小孩都要家长领回家,喻文州本来要去结果又临时有事,只好拜托了最闲的郑轩。

黄少天一路开到学校门口,一群家长小孩堵在那里,黄少天这才想起来自己压根不知道这小孩长什么样啊。

结果一转头就看见一个小男孩站在门口,他穿着黄色衣服所以特别显眼,背着大大的日系书包,来回张望。几乎是那么一瞬间黄少天就确定了是他。

无他。他长得太像喻文州了。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