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全职双花】 怦然星动 02


烟抽完了,孙哲平一声不发的和楼冠宁回去他们的事务所,途中孙哲平一直看着窗外,大街小巷凡是竖起广告牌的地方,就不会少了张佳乐那张清秀精致的脸。他的气质变化很大,以前还有些少年气的张扬,眼睛里是繁星点点,永远是不知前路艰险的开朗。现在大概是一种看破人生的豁达,岁月留给他的不是老态或是现实压迫,而是一种沉淀积累的丰富,心灵上的,气场上的,他的眼神变得很会说话,即便是广告牌上的抓拍都能抓住他的神韵。香水广告上是绅士的,眼睛比香氛更诱人,拿着巧克力放在嘴角上的他是俏皮灵动的,嘴唇是粉红色的,仍然是孙哲平记忆中吻过的颜色。戴着毛线围巾的他,手拿绿茶的他,搂着女搭档男友力十足的他,只是一条商业街过去,孙哲平几乎到了快认不出张佳乐本来面貌的程度。

其实张佳乐拍广告很难搞,人还没有大红大紫就要求特别多,不穿暴露的衣服,摄影师不要吼他,越吼他越没状态,拍摄时间长了他还会僵硬,眼神总是晃来晃去的,甚至逃避镜头,不敢自信的放开自己,爱笑场,那时候摄影师要每天和孙哲平吐槽张佳乐八百遍,孙哲平再转头骂张佳乐,张佳乐不开心了就摔了手上的东西说不拍了,孙哲平有办法治他,往边上一坐,像个大爷一样,告诉他“那你快走吧,别拍了。” 张佳乐在他眼里看来就是有点得瑟,你跟他吵倒不如就是不管他了,他自己其实是知道好赖利弊,一会就乖乖的自己找状态去了。

孙哲平回忆着满街的广告,心想他的新经纪人是怎么受得了他的。

义斩签下的艺人们,几乎都是富二代出身,想来娱乐圈闯荡也都是八分兴趣两分坚持,指不定是昨晚看了一个电影,今天就想学表演了,昨晚ktv唱歌,系统评分6了,就觉得自己当歌手的前途是一片光明了。孙哲平愣了,这一个个的是挺热忱,可专业素质也太不行了,身材有,相貌有,可演习唱歌不是光长得好就可以,孙哲平心想自己真是一脚踩进了金坑,虽然是金子做的但也是个坑啊!

他当机立断,要求楼冠宁把这几个小年轻连带他自己赶快送学校去学一学,好歹要有个毕业证!

义斩全公司上下都拿他奉若神明,这事马上就落实下去了,这回好了,本来就没几个人的事务所,这下只剩下孙哲平自己了。他看着窗外那个硕大的张佳乐百事可乐的广告牌,突然陷入了一种迷茫。

张佳乐自从下了飞机遇上了孙哲平,气场就变得生人勿近。只有张新杰面色如常的坐在一边编辑邮件,和记者在电话里周旋。
待张新杰忙完手头的工作,才发觉张佳乐已经有四十分钟没说过一句话了,性格开朗话唠如张佳乐,虽比不上说的比唱的都好听的黄少天话唠,但他往往也是个多话的角色,玩手游都要吐槽出声,何况现在是深沉的坐在座位上,一脸忧郁,一言不发。

“孙哲平前辈怎么会突然回来了。”张新杰决定打破这诡异的氛围,虽然他很享受这难得的安静。
“我怎么会知道。他当初走也没通知过我,你觉得他回来了会告诉我?我比谁都了解他,他,他就是个神经病,疯子。”
“怎么说呢,你今天的成就,他也,功不可没吧。”
“… 那我还得感恩戴德的爬过去,对他说,你当初不辞而别,都是我的错,原谅我吧。是吗?”
“你当然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看他是这个意思!”
“我觉得他没有那个意思。”
“他就是这个意思!”
“……”

“新杰,你放心,他回来了我也不会弃你不顾的,你残废了都会是我的经纪人!”
“不… 我并不是担心那个…” 张新杰也陷入了一种忧郁的氛围,和张佳乐交流,永远不要妄想他不会跑偏。

到了霸图楼下,他们俩准备下车,张新杰刚要弯腰起身,却重心不稳,直接倒回了座位。张佳乐意外的看着他,心想你这是干什么呢,要和我促膝长谈?
张新杰不愧是专业的,在巨大的痛苦下,他仍然保持着风度和沉稳,他坐在座位上,认真的告诉张佳乐,“你下车回去吧。”然后转而告诉司机,“去医院。我好像腰肌劳损了。”
张佳乐瞪着张新杰,大脑死机了。

孙哲平按照约定时间来到了霸图楼下的一家咖啡厅。不愧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咖啡厅的留言板上大多都是霸图艺人和路人的合照,其中以张佳乐的数量最多。留言板也是满屏的张佳乐粉丝留下的应援文字。不过他环视一圈,虽说是上班时间,但咖啡厅空无一人,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至于他为什么来这里,是因为韩文清突然联系上他,孙哲平也摸不到头脑。想当年他们百花和霸图也是竞争对手,不过还不算交恶。最意外的还是张佳乐为什么会改投霸图门下。犹豫再三,他还是来了。 不过约好了十点,孙哲平一直等到了十二点,到了饭点,依然是没有客人的咖啡厅,孙哲平心里有了一些预感。果然,进来的人不是韩文清,是张佳乐。 张佳乐径直走过来,歪着身子坐在他对面。
“ 怎么样? 等了两个小时,是不是挺无聊的?”
“还好吧。”孙哲平正视着张佳乐,也没有表现的很愧疚。
“其实我今天找你来,也不是想跟你讲那些有的没的。你开个价吧。”
“开个价干什么?你买我啊?”
“对啊。不过别高兴,我只是买你两个月,我家新杰腰肌劳损,要住院一段时间,老韩一时半会也找不到管得住我的人,所以想买你两个月。”
“我可不是说买得来就买得来的。你知道我什么身价么?”
“我说孙哲平,我们不见也有三四年了?你除了瘦了点之外,怎么还这么幼稚啊?”
“我是幼稚啊,可是你现在不是在求我么?何况我也不是无业游民,我也是签了公司的。”孙哲平似乎找到了和他斗嘴的乐趣。
“就义斩那破地方?”张佳乐冷笑一声。
“你说话归说话,别搞歧视啊,现在更出名了了不起?看不起新人啊。”孙哲平也没真生气,毕竟拿他们专业眼光来看,义斩的确是不入流,声势搞得浩大,然而在这一行,光有钱也没什么大用。
“你就不问问为什么我这么不计前嫌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的原谅你还来请你?”
“为什么?”

“因为我要整死你啊。”

评论(7)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