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黑篮火黑】 我在日本谈了一场恋爱

  


  高中的时候回日本上学,入学成绩惨不忍睹,本来就是天天逃课的学生这次考的进去是低空飞过,压着线扑进去的。

  高中生活比我想象的有趣多了,更多部分是因为我参加的篮球社团。

  不过最多的原因大概还是黑子哲也吧。

  他是我搭档,巧的是我们还是同班同学,他天天躲在我身后上课睡觉,谁都没发现过。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我最好的朋友,我最默契的队友,虽然有时候让我不爽到想打他但是很少付诸于行动。

  其实我对于他的想法让我自己都很奇怪,可能本身他就是个奇怪的人。

  他就像是最普通最平凡的高中生,但是如果了解他之后却又觉得他是多么特别的人。

  在这个社团里,貌似大家都是单身,教练是个高二的学姐,号称诚凛篮球部万绿丛中一点红,虽说长相可爱,但是胸平的让人绝望,据说海拔还没有我的胸肌高,而且有暴力倾向。

  所以我们对她真没什么非分之想。

  我一直觉得就算是木吉前辈那样的好好先生也未必能制服她。

  就是这样一个环境里,黑子哲也这家伙却有个F cup的大美女倒贴。此美女身段火爆,长相清纯可人,最重要的是还是个理科天才,对篮球十分精通。

  在另外一个学校里还是篮球部的经理。

  这样一个魔鬼身材天使容颜不是胸大无脑而且了解你的爱好的女人上哪去找?

  不过他倒是一直一张面瘫脸的否认他们交往的事实,从此场下默默无闻的黑子哲也一跃成为篮球部男性最羡慕(嫉妒)排行榜第一。

  第一个新年大家聚在一起写新年愿望,我们挨个偷看,最后居然抽到一张匿名的,上面写着:希望黑子哲也是个homo,这样的话我就去追桃井五月!上帝帮我!

  我嘴角抽搐,心想真是个恶毒的诅咒啊。

  至于这件事后来真的灵验谁也预料不到。有一次合宿的时候黑子在学长们都熟睡之后偷偷爬进我的被子里,我拥着他却没什么话说,于是便把这件事跟他分享了。讲完之后我们若有所思的看着其中一个睡着的人,知道了那个“恶毒”的诅咒是谁写的了,为了报答他,我们把他的裸照发给了桃井。

 说实话我们不是没猜过他的性取向问题,毕竟每次桃井看见他都会热烈拥抱他,但是他倒是没什么反应。

  不过这不代表他是个冷漠的人,对于女生他都十分温柔,表现的绅士且善解人意。这一点上谁也比不上他。

  在泳池训练的时候是第一次见桃井,问其放着当初帝光篮球部那么多帅哥不追偏偏看上黑子哲也的理由,在之前我一直觉得女人都是不可思议又很好投其所好的生物,她们喜欢出色的优秀的,当然,皮相好的。

  当时我早已见过当初他们天天厮混的奇迹世代之一的黄濑凉太,心想别人不说,为什么她不喜欢黄濑凉太呢?这个人看上去相当符合女性的口味,退一步讲,那个强到逆天,很男子汉气概的青梅竹马青峰大辉天天摆在她眼前为什么她也不喜欢呢?

  了解了类似相田丽子和桃井五月这种女生后,我对女性的想法和思考改变了很多,这世上还是有很多好姑娘的。不那么肤浅,聪明的有点可怕,但是善良。

  那时候我对黑子哲也的世界发掘的还很少,综合能力来看似乎是不足以和奇迹世代任何一个人媲美的。

  后来桃井列举了他无数的优点,总结来说就是温柔且可爱,打球的时候帅的让人心跳。

  不知道被一个女生形容可爱对于他来讲到底什么想法。可爱?不太懂指哪一方面,不过我当时倒是认同了这个词,不管是性格上还是长相上,他的确比我们这些人可爱多了。干净,斯文,很有礼貌,很少生气很少说话,但是很体贴也很坚强。你不会因为他长相可爱性格温柔而轻视他,他的强大往往连我都望其项背。

 一年级的时候我总觉得的黑子哲也是我生活中随时跟着我移动的一个谜一样的存在,我闲着时就可以不断的发觉他的世界,了解他更多的方面,忙的时候他似乎也总在我身边,对我不离不弃的。因此我也很感激他,但我不善言辞,而且男人嘛,只要实际行动做的够多了,口头上的表达少一些应该也没关系。

   男高中生聚在一起闲聊得大概都有关于性的问题。

   其实这种事情我们聊得也不少,但是每次都背着黑子哲也。

   就算是被教练发现了似乎也没有被黑子发现尴尬。

  但是我们之中感到最尴尬的却是我。

  究其原因我说总觉得这种东西说给他听有点玷污他的感觉。

  学长们都笑,说,你太把他想的不食人间烟火了。

  仔细一想又的确是这样,在我心里,我不愿因与他分享什么阴暗龌龊的东西,因为他本身就没有一丝杂质。

  

  去海边合宿,偶然发现学长们集体消失,一年级都在庭院里偷懒。

  我走到民宿后面小花园,因为毕竟是游客居所,那里设有一个吸烟区,学长们围在那边不知道干嘛。

  我打了声招呼想加入,学长们一看到我立马把手里的东西扔了然后一顿乱踩。我才明白他们背着我们吸烟呢。

  这没什么奇怪的,我不以为然,学长们却一个个如临大敌。

  晚上的时候我找了一年级的人想去附近一家小电影院看午夜场。

  跟学长说去玩水,他们摆摆手就把我们打发走了。

  教练那时候正拿纸条往队长脸上贴,抽空嘱咐一句别淹死了。

  影院的人还不算少。

  我们坐下来看电影。黑子买了奶昔,我们其余人喝的可乐。

  过一会就听到影院里不和谐的声音到处响。

  我想尽量不去理会结果降旗他们使劲拽我要我也去偷窥。

  我微微转头,黑子也跪在座位上悄悄地向后看。

  “你对这些也这么感兴趣?”

  黑子却一脸正经的说不看白不看。

  

  我一想觉得很有道理,也转过去看,黑子扯了我一下,“火神君太高了,你弯点腰。”

  我听他的话调整了一些姿势,然后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两个交叠的身影。在青春期的我们看来,这是个非常刺激的事情,性与荷尔蒙,都是我们的禁区,脑海里总是蠢蠢欲动,但是都不敢食那禁果。

  尴尬的是,我硬了。

  幸好穿着篮球裤,上衣衣摆也大,完全遮住了我兴奋的小兄弟,我偷瞄了身边的人,他们兴奋归兴奋,居然毫无反应,黑子坐在我旁边,我看向他,他正好也看向我,视线交汇的时候,我的脸一定烧起来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注意到我的不正常,但是我那一刻却有着想与他做些什么的冲动。幸而电影院漆黑一片,我也不必多做遮掩,就那么看着他,能感觉到他的视线,却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如坐针毡的乱动,想寻找一个合适的坐姿,等这莫名其妙的火自己消下去,离电影散场还有多久?我有点慌张,但总还算保持冷静。

  等吧,等到他自己慢慢地回归于沉睡。我是这样希望的。可是黑子哲也这时候却主动抓住了我的手。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传说中的触电感觉,他微凉的手只是搭在我的手背上,但是那一刻似乎我所有的器官毛孔都被电到了,我打了一个颤,被这种触电的感觉激发的一阵欣喜。

  “要我帮你吗?”他凑近,温软的呼吸都在我耳边,刺激的我一定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子。

  不过还未经过我的同意,他就伸手进来了。是的,在我还没做好准备,还没想好怎么拒绝他荒诞的提问,还没……还没想好我与他之间的关系,他就将他的手滑进了我的裤子,轻而易举的摸上了它。

  光怪陆离的影像炸开在我的脑子里,荧幕上火光四溅的特效,吵得震天响的音效,我忽视了一切,却唯独能听见黑子的声音,能感觉到他手指的动作。他动作很温柔,果然男人更懂男人,同类之间更懂如何取悦自己,他的手不算大,但是总能恰到好处的照顾到所有需要抚慰的地方,灵活的手指上一秒还在最脆弱的地方抚摸,下一刻移动到渴求的根部,待我完全进入状态,他开始更快速的动作。

  说实话,我当时实在是太尴尬了,所以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手酸吗?”

  他一向面无表情的脸居然笑了出来,有些无奈有些真的感到好笑,“还好,如果你快一点我会更好。”

  事后我找了一张纸递给他让他擦手,他接过了也不说话,我们就像再正常不过的两个同学一样,坐在一起,看电影。

  回去的路上,他走在我后面一点,我们俩都落后了,其他一年级生都走得很靠前,兴奋的交谈着。

  这里空气很好,月亮很亮,很久没看到这么明亮的月亮了,我没话找话,“今晚的月色真好。” *

  他有些奇怪的抬头看了我一眼,过了一会,悄声说,“我也是。”

  我觉得他有些答非所问,但还是心情变得很好,就好像,被许诺了什么一样,脚步都变的轻巧了。

  我有个冲动,想牵一签他的手,但是又有些忸怩,手背蹭到了他却没有勇气握住他。

  

  不过结局还算完美,因为他主动握住了我的手。

   


  * 就是夏目漱石的那句经典告白~

 一发完结~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