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麻雀毕深】杀死知更鸟 弎

  


  陈深在新加坡念着书,等待着那个机会,期间他就像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一样,白天上课晚上写论文,自己自学着其他的外语,他要以一个翻译的名头进入76内部。76虽然一直神秘不可测,总让人怀疑他是否真实存在,但是缉毒组多年来的辛苦也并不是一无所获,譬如说他们确信76存在的证据就是前一批卧底确确实实有人潜伏了进去,虽然没有带出什么可靠的情报,但是当时他们在暴露后的混战中杀了76内部疑似二把手的男人,他应该是76老大的翻译兼秘书,但是因为在各国的人口登记中查无此人,所以身份难以确定。76常年在东南亚,但是老大是哪国人并不清楚,身边有个通各国语言的翻译实属正常。

  最重要的机密是,其实第一批卧底并非全军覆没,但是对外宣称是被一网打尽,连76得到的情报也是如此,仅剩下的那一名卧底完全蛰伏在76,但是显然受身份限制无法进入核心部分,只是外围,而且为了安全起见,一年只联系组织一次,他两年前的要求是组织尽快安排两位卧底,他会想办法让他们进入76。但是这位卧底的身份连陈深也不知道,他会主动联系陈深可是陈深没有办法联系到他,那人代号“医生”,陈深代号“病人”,至于国防部派出的卧底身份,陈深也毫无头绪。

   具体那位“医生”如何运作是无人知晓的,但是两年期限刚过,陈深就收到了一个新加坡名不见经传的企业的邀请参加面试。直觉告诉陈深,就是它。他如约参加考试,没想到来者众多,做到出众是难上加难,幸好陈深天赋异禀,学识出众且相貌俊秀,很难让人忽视他,果然群面和笔试都拔得头筹,只剩下最后一关的一对一面试了。

  “医生”说过,他能做的只有安排机会,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要想真正进入76那个狭窄的入口,只有凭陈深自己的真才实学了。这是万分之一可能性的赌博,没有人告诉陈深这是仅此一次的机会,压力越大失败率越大,如果陈深这次不幸没有被选中,那就不知道要再等多久了。

   最后一科面试的之前,陈深在宿舍里换衣服,西装革履黑皮鞋,有些发黄的头发也都一一梳理好,露出一张可爱的脸,一般男子若是长了他那样又圆又大的眼睛和一笑起来就深深的酒窝,可能会略显女气,但是他眉毛生的英气,小圆脸显得可亲,难得不笑的时候也有些生人勿近的气场来,古话说的明唇皓齿目若星辰与他再合适不过,与那些好皮相的明星相比也毫不逊色。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年轻的热血在身体里激荡,难掩的激动让他微微发抖,没有任何卧底经验的他更多的是以一种异常积极与兴奋的心态去面对未知的道路。他不知道热血会有发冷的一天,他不知道有什么样的痛苦会蚕食他的灵魂。

  有一只小鸟站在他的窗外,那是一只理应生活在欧洲的知更鸟, 根据英国古老传说,知更鸟的羽毛本来是啡色,当耶稣被钉十字架时,它飞往耶稣耳边唱歌纾缓耶稣的痛楚,耶稣身上的血于是染在知更鸟身上,自此它胸脯羽毛的颜色便变为鲜红色。 *

  

  “如果你想等到知更鸟报春,那春天就快结束了。”

 *摘自百度百科

评论(6)

热度(73)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时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