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麻雀毕深】 老有所依

bgm:http://music.163.com/#/m/song?id=2520034&userid=64165545

别齁着

这天早晨毕忠良剃胡子的时候看到鬓角又长出来了的白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变老了。

照理说男人一般是不太会在意这个的,但是毕忠良还是感到了一丝没由来的伤感,毕竟如果自己和伴侣和身边人一起变老,那么还会有心理安慰,可是他年轻的爱人随着年龄增长那叫长大成熟,自己却是要从成熟开始走下坡路了?

 

陈深搭着他的肩膀,打断他摸着鬓角正进行的悲伤春秋,“男人四十一枝花,我就爱你这朵花,花哥哥快让一下小弟要洗脸啦。” 然后挤上毕忠良霸占的洗手台开始洗脸。

 

他一向最懂毕忠良了,光是毕忠良躺在床上随便翻个身的力道他都能猜到毕忠良是要下床喝个水还是单纯的睡不着。

 

毕忠良二十几岁就长现在这副模样,所以就算现在四十岁了除了多了几条皱纹也没有太大改变,周围人很少说你老了之类调笑他的话,一方面是看不出来,另一方面借他们仨胆儿他们也不敢的。

 

这会陈深洗完脸,突然感慨了一句。“哎呀马上就要三十岁了啊,青春不再啊。” 毕忠良正系着睡袍,抬起眼看了他一下,陈深笑嘻嘻的从镜子里回看他,还得意洋洋的模样,于是活该的挨了不轻不重的一脚。

 

上班路上毕忠良坐在副驾驶,陈深开着车,电台放了一首吵死人的歌,毕忠良正拄着头补眠,抬手就想换台,陈深急了,“你等我听完这首的。” 毕忠良只好作罢,继续补眠,虽然补不进去,脑袋里全是哎嘿吼铛震天响,但是他也没换台。就在这脑袋嗡嗡响的间歇,他突然想到自己和陈深就这样,已经十年了。

 

十年是一个很可怕的词,因为他好像是一个长情的计量单位,不总说,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呢?所以他为数不多的十年间,有一个完整的十年和陈深在一起,说不定还有下一个,再下一个,说不定,他所拥有的接下来所有十年都能和陈深在一起。

 

这是他希望的。

 

毕忠良真是感觉今天诸事不顺,一向严谨的秘书在茶水间拿错了杯子,平时的不加糖咖啡换成了什么不知名的茶水,他喝得还挺喜欢,结果半道上就听见一个女职员问,“我的杯子谁拿走了?别偷喝啊!里面是我更年期的药!“ 毕忠良低头看了一眼和自己得相似杯子,一口茶水喷出去,众人纷纷侧目。

 

陈深偏还凑过来说风凉话,“你更年期到了?你别吓我啊,我就是因为我嫂子更年期才搬出来的,你要是也更年期那我就再搬……“毕忠良抽了根钢笔丢他。

 

倒霉没完,下午开会的时候手机嗡嗡响,按了打,再按再打,毕忠良以为是什么要紧电话就偷偷接了,一边喝着水伪装一边划屏幕,结果手指错位按了免提,一个隐秘中带着一丝变态,变态中带着一丝专业的声音飘出来,“先生,肾亏吗?”

 

毕忠良直接被水呛到了,陈深笑的都快钻到桌子底下了,其他人都碍于职位,忍笑忍得辛苦。

 

等到晚上和陈深去订了位子的餐厅吃饭,结果多年不见面的初中老同学居然在这里遇上了,老同学相见难免寒暄一番,人家为了不冷落了在一旁的陈深,还特意问了一句这是哪位,毕忠良打着哈哈,同事,朋友,好兄弟,陈深笑眯眯的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哎呀,我以为你儿子都这么大了呢!” 这回轮到陈深差点喷水,但是为了充分给毕忠良面子,只得手指甲狠狠地抠着手心憋笑。

 

为了缓和毕忠良抬起的酒杯后的黑脸,陈深立马问了那ky的同学,“这么多年不见你也能认出我们部长,说明你们关系很好啊!”

 

“因为他初中就长这样子嘛。” 

 

“噗……咳……咳咳咳……”

 

诸事不顺的毕部长今天完成了喷水三杀。

 

 

 

毕忠良回家的路上虽然心情不佳,但是除了被老同学调笑还有一件事让他有些尴尬,他果然还是没法当着大家的面坦诚身边这位娃娃脸的漂亮小青年是自己男朋友这一点。倒不是毕忠良思想古板或是怎样,他只是单纯的嫌麻烦,如果说了是男朋友,就算是不熟的人也免不了噼里啪啦一堆追问,着实烦人。他是这样想的,但是他从没有给陈深解释过,陈深还在专心致志的开车,心情看起来不错,应该也没有在意。

 

不过英俊成熟的毕部长,今天恐怕是要再长一条皱纹了。

 

过了一会公司董事李默群来电约饭,约的明天中午,谁的饭局毕忠良都可以不赴,顶头上司的还是要重视的,作为李默群一手提拔上来的得意干将,毕忠良和他私交也不错,算得上朋友。结果电话里李默群就开始诉苦,说自己最近交了一位小女友,明天带过来给他瞧瞧,李默群都年过五十了,半截身子都要入土了却总喜欢年轻小女孩,老牛吃嫩草啊,毕忠良这样心里想着,冷不丁瞥见陈深,自觉地停止了腹诽。

 

 

那边李默群还在诉苦忘年恋是多么辛苦,结果突然插进去一句,“你现在还单着吗?” 毕忠良没和任何人说过他和陈深的事情,而且他们两个也都是很注意隐私的人,所以即便是朋友也不了解他们之间的事。

 

“没有。”脑袋一热,毕忠良就说出口了。

 

“哦哦哦~不错啊开窍了,对方多大啊?”

 

“……比我小几岁。”

 

“哈哈小几岁啊?”

 

“十岁……”

 

“……那太好了!明天领出来看看啊!” 毕忠良感觉也被当成了自己腹诽李默群那一类的人,心累极了。

 

毕忠良从来不是怕什么,他只是嫌麻烦才一直没有对别人说起,所以就算自己跟李默群坦白了,他也没太担心。就当模拟一下,反正以后总要和别人说的。

 

他挂了电话和陈深讲了明天中午约饭的事情,不过陈深早就听见了,包括后面那些话。

 

“你还真要带我去啊?”陈深皱皱眉头。

 

“你怕什么,他又不能因为这个炒了你。”

 

一阵无语。

 

“我x真说不定啊!”陈深一拍大腿。

 

“安了安了,你专心开车吧。”毕忠良摆摆手,心里突然也有点紧张。李默群要是知道自己同性恋,还是和陈深,不得当场昏过去啊。

 

第二天陈深特意要晚去一会,毕忠良不知道陈深有什么花花肠子,就先只身赴宴,结果看着李默群带来的女伴毕忠良也是有点傻眼,居然是个小有名气的女明星,长的是又高挑又好看,年轻貌美,真心不是李默群能hold住的,不过李默群有钱,毕忠良跟着他白手起家干到现在已经是上海几套房的人了,更不用说李默群了,找个好看的女明星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两个人看上去居然还一副真爱的样子,你侬我侬的,毕忠良表面镇定,一直称职的看着窗外。

 

“你的女朋友呢?”这厢李默群总算想起来今天的重头戏在哪里了。

 

“他……” “李主任好啊~” 陈深突然冒出来,大大方方的在毕忠良身边坐下。

 

李默群明显是楞了一下,但是也没说什么,陈深点了菜,四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下,然后陈深惊喜的拍了一下手,“刚才就觉得您很眼熟啊!你是xx小姐啊!”

 

小女友委婉的笑了一下,陈深趁胜追击,一边把小女友夸得天花乱坠,小女友饶是见过大场面的也没见过这么能说会道的,被夸的两颊绯红,两个人相谈甚欢,眼看这就要喧宾夺主了,李默群拍拍他的手,“深深啊,你一会吃完了就快点回公司。”

 

陈深眨眨眼睛,“为什么啊,你约的我吃饭还要赶我走。” 陈深也算是老员工了,资历深,虽然一直混在毕忠良手下,但是也是李默群嫡系。而且陈深脾气好,跟谁关系都不错,大家都习惯宠着他,他也就说话挺随意。

 

“谁请你了,我们一会要等毕忠良他女……朋友……等一下……”李默群说着说着缓过神来,一开始他一看陈深大大方方坐过来还有点不好的预感,但的确没接着想,陈深什么人啊,毕忠良什么人啊,冲击太大,李默群扶着胸口。

 

“你想的没错,我们在一起了。”陈深诚恳的点点头,毕忠良也扶着额点点头,无他,真是李默群这一副少女怀春的姿势太吓人了。

 

李默群刚想说话,陈深就紧紧地抓住毕忠良的手。“主任,你要拆散我们吗?你歧视我们吗?你是这样的人吗?” 

 

毕忠良这回是明白了,陈深根本就是来玩的,平时被李默群压榨的太狠了,今天打算狠狠地反击一下。李默群还没开口,小女友已经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了,活脱脱一副被感动了的样子。现在的小孩都这么随性吗?毕忠良觉得自己血压都高了,李默群更是一副都要脑血栓的样子。

 

至于后来的半小时时间,陈深尽职的活跃气氛,和小女友聊得甚欢,毕忠良知道,陈深就是这样的人,只要他想他就能和所有人聊得开,有他在就不用担心场面尴尬,和女人聊什么,和男人聊什么,他都有分寸有把握,谈笑风生风度翩翩,这样的陈深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想到这里他也挺骄傲的。结果两个人聊着聊着越来越投缘,小女友冷不丁抱怨了一句李默群天天早上数白头发的怪异行径,“你说我又不会嫌弃他,他干嘛这么在意啊,是不是还要出去找年纪更小的啊!”说完还娇嗔的瞪了一眼一旁还在努力消化的李默群。

 

“哎!巧了,我家老毕其实也……” 眼看着他就要说出昨天早上的事,毕忠良胡乱踩了他一脚,用力过猛桌子脚“铛”一声,两个人停下话头转头看他,陈深表情正常,李默群闷哼了一声,幽怨的看着毕忠良。

 

“……”

 

 

等下午好不容易忙完了一批活,陈深敲敲门探进头,大眼睛圆圆的瞪得可爱,“电话会议开完了?” 毕忠良点点头,陈深偷偷摸摸的进来关上门,两个人默契的看了一眼对方,然后脱了外衣,解了领带,拉上窗帘,再然后……各自抽出了一根烟。

 

毕忠良今天除了午饭时间就一直坐在位置上,他身居高位却也从来没轻松过,李默群倒是成天莺歌燕舞去了,留下整个公司给毕忠良他们,成天忙的焦头烂额。男人压力大了,不是喝酒就要抽烟,不过整个大楼禁烟,还有烟雾报警器,没有吸烟间,愁坏了一帮老烟枪小烟枪,后来陈深实在是憋坏了,手动拆了毕忠良办公室里的报警器,但是毕竟是违反规定,所以俩人要是凑一起抽烟就一定搞得跟偷情似的。

 

两个人随口聊了几句,毕忠良顺便站起来活动活动,陈深左手提着烟,右手翻着刚交上来的文件,眼睛一目十行的扫着背了个八九不离十,一会还要开会。

 

“扁头跟我说你有女朋友了。”毕忠良吸了一口烟。

 

“别听他瞎掰。小崽子又欠打。”陈深故作老成的说,眼睛还在快速的浏览。

 

“那女人谁啊。”

 

“……不是吧哥哥,你还真要吃醋啊。”陈深笑出来,眉眼弯弯,不像做贼心虚的样子。

 

“哎呀,我嫂子亲妹妹,我嫂子让我带着她在上海玩两天。”陈深紧接着吸了一口烟,手指细长夹着烟,指尖微红。

 

“不算乱伦吧。”毕忠良问。

 

“你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把我嫂子妹妹啊!”

 

毕忠良没说话,心里却想,你不是也把了你嫂子相亲对象吗。

 

没错,相亲对象,毕忠良当初是陈深嫂子沈秋霞相亲对象,结果他俩没成,兜兜转转几年,毕忠良居然和她小叔子搞上了,不过这事儿就连他嫂子也不知道就对了。

 

陈深一支烟快抽完了,却没再听毕忠良说话,一回头,毕忠良脸色变得煞白,一手扶着桌子好像站不稳。

 

“你怎么了?”陈深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打120……”

 

陈深急的按键都按不好了,他一手紧紧地抓着毕忠良,攥的极狠。

 

 

………………

 

“筋膜炎!!你把我吓得我以为你要归西了!” 整个下午都过得鸡飞狗跳,陈深气的不得了,在救护车上拉着毕忠良的手就哭得不行,一路上两个人都开始山盟海誓了,阵仗大的把院长都亲自吓过来了。

 

“筋膜炎也很严重的……”医生弱弱的插了一句。陈深瞪着微肿的眼睛,没好气的继续瞪毕忠良。

 

等他们回家了,陈深倒是尽心尽力的照顾他,陈深一直表现的还算正常。再关了灯,陈深才闷闷的出声,“我这辈子,都没这么害怕过。”

 

毕忠良捏捏他的肩膀,“我还没那么老。”

 

“不是年纪的问题!人生不就是这样吗,很多事情都说不好,也许有的人一眨眼就没了,如果你真的出意外了,到时候我会多后悔啊。”

 

“不会让你守寡的。”毕忠良摸摸他的脸。

 

“守寡是形容女人的!你别咒我。”陈深翻了个身。

 

毕忠良腰不能动,伸手够不到陈深,也只得随他去了。

 

等到夜里,他睡意朦胧间感觉陈深钻进了他怀里,他搂住他,两个人无言的靠了一会。

 

“我爱你。”

 

“我知道。我也是。”

 

评论(26)

热度(192)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时歇 转载了此文字
  2. 茶糜染时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