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麻雀毕深】 弱觉 叁

bgm请走 http://music.163.com/#/m/song?id=17531080&userid=64165545


【穷形尽相】


  陈深想要近身而不得,黑雾气层层笼罩住毕忠良,陈深的眼睛也被雾气所伤,刺痛的流泪不止,此地是那女鬼的阵地,他一个外人如何也不能和东道主抗衡,陈深大喊了一句,“毕忠良!你等我!”


  他也不管毕忠良听不听得到,他尽量扶着周边的墙摸黑出了房间,使劲拽开了绑着公鸡的绳子,那公鸡直接摔在地上,嘴上的细绳也挣开了,它不畏恐惧直起脖子就是几声震天的鸡鸣,那黑雾好似受到了阻碍一般原地暂停了几秒,陈深掏出口袋里的小刀在公鸡后背上利落的划开了一个小伤口,又划了一道在小黑狗背上,雾气呛的惊人,陈深不止双眼无法视物,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但他就是坚持摸索着两只活物的位置,然后把他们滴在地上的血搅在一起。


  古今行事,都习惯大手大脚,驱邪时所用的血肉都要越多越好,其实本不用那么浪费,所以陈深很是反对为了一点血肉而杀生的行为,尽管是如此不利的状况下,陈深也没有一杀了之,还好在黑雾下无论是黑狗还是公鸡都不如往日活泼好动,还算乖巧,所以陈深很快就拿他们的血沾满了十只手指。


  陈深走回房间,他把手上的血蹭到了眼皮上面,果然那种刺痛减轻了很多,他勉强睁开眼睛,看见那昨夜的女鬼站在毕忠良的身后,双手扶着他的脑袋,毕忠良没有了意识随她摆弄。


  “他是你的什么人?”女鬼开声了,细看之下她也是年轻的女子,恐怕也就是二十岁出头。


  "他又是你的什么人?“ 陈深反问。


  ”……我不认识他,但是他毁我家园。“


  ”毁你家园的另有其人,他是无辜的。“陈深耐心的说。


  女鬼尖细的轻笑了几声,”你以为我不懂吗?“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指甲,上面满是血凝,”我也才死了不过五年而已,当初逼我跳楼的人就在我的尸骨上盖了大楼。你知道我有多么可怜吗?我死了,他们就把我一埋,还找了个狗屁法师在埋我的泥土上浇筑水泥,还有压着我永世不得翻身的东西,我死了还不得安息,还要用手指去挖自己的尸体。“


  ”他是无辜的。“陈深淡淡的说。


  ”在这里盖楼的人,有他一份,他占大头。他们逼死我,还不要我好死投胎,那好,我就用他们的血肉养我阴魂。等我收拾完他,就轮到别人了。“


  ”你要怪只能怪社义建设越来越好,在有限的土地上人口膨胀,很多事情在所难免,如果你还活着就有更多解决的办法。我送你去投胎,你信我,你不可能永远留在这里。“


  ”他体质很阴,很适合当我的寄胎啊。“女人古灵精怪的笑了几下。


  ”他今生今世没杀过人,不会是你寄胎的好去处。“


  ”可能他上辈子杀过啊,我第一眼看见他,就觉得他适合。“


  ”你知道,投胎之后前世的东西是带不走转世的。“


  ”谁说不能呢?你不也带着?“女鬼指指陈深。


   陈深身体一僵,冷汗流下来,心里蓦地一沉。


  ”话说回来,你到底是何方人士啊?“女鬼笑吟吟的飘到他身边,”昨晚我还搞不懂,你为什么那么厉害,还能请来阴兵制我?你到底是谁呢?你也是鬼吗?“


  ”不是哦。“陈深突然笑眯眯的,然后迅猛的拿手指戳进女鬼的眼球,感觉像是戳进了一团雾气里,但是手上的阳血还是发挥了它的作用,陈深从口袋里又掏出五颗颜色各异的珠子,它们几乎是闪了一下光就消失了,陈深把酒洒在大米上,然后抓起它们甩在黑雾上,味道变得愈发刺鼻,陈深知道那女鬼躲藏到了极限,他早先在房间的四角各放了一块镇魂的石头,那都是泰山绝顶的崖石,阳气极重,陈深的五行灵石也在雾气中和女鬼缠斗,陈深趁机转向毕忠良,对方手里还抓着黑袋子,陈深松了一口气,松开了袖口,露出绑在手腕上的一段红绳,红绳和那黑袋子本身就是一物,陈深之意不在和鬼魂的较量,而是救回毕忠良,所以他解下红绳穿上小黑布袋挂在毕忠良脖子上。


  毕忠良本来好似行走在雾气间,他漫无目的的走着,想要喊陈深却发不出声音,他冷静的保持体力,他听到了,他听到那时候陈深叫他等他。


  不知走了多久,雾气有了一个光亮的突破口,毕忠良好似突然被拽回了现实世界,他一睁眼就是陈深跪在他身边,一脸的焦急。


  陈深见他醒了,松了一口气跌坐在地上,他当初把制邪的黑布袋和红绳子分开,一个给了毕忠良一个给了自己,这样他和毕忠良就紧紧系在一起,毕忠良就算被女鬼牵扯去了阴间,只要陈深人气儿还在,红绳子就有办法把毕忠良拉回来,但是这有些冒险,他本意是昨晚就结果了女鬼,没想到那女鬼竟是跳楼而死,身体摔得七零八落,竟有些毫无破绽的意味。


   毕忠良握住陈深的手,就算他再迟钝也知道刚才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如今回来了也是浑身发冷劫后余生,陈深微笑的冲他点点头,然后找来一个碗把它正放在天花板上,没有任何外力的作用下居然吸在天花板,那女鬼再想逃就难了,泰山崖石四角镇鬼,她被硬挤去了天花板的碗的位置,不出一会,那碗就有了裂痕,陈深不管它,看裂缝越来越宽,最后碎了一地的玻璃。


  “结束了。”


  “她死了?”毕忠良皱皱眉头。


  “她早就死了,但是这回她短期之内不能再兴风作浪了。”


  “短期之内?”


  陈深了然一笑,“所以为了让她永远都别出来兴风作浪,我们还得做点什么。”

 

  陈深请毕忠良带他去了小区里逛一逛,果不其然,陈深感觉到在花园里有个假山喷泉池邪气异常的强烈,铺了水泥后又用流动的水压制,再加上另有文章的假山,陈深不得不佩服那位法师的心思如丝。


  他拜托毕忠良找来了工人拆了假山和喷泉池,挖开了水泥,果然有女尸一具。


  “你早就知道了?”陈深问毕忠良。


  毕忠良沉默了一会,“兴许是有这回事。这里的兴建我负责出钱,但是中间发生的事情我知道的也不多。”


  “你不知道?”陈深又凑进一步,直视他的眼睛。


  ”你不信我?如果我知道你觉得我还会住在这里吗?“毕忠良反问他,眼神冰冷的可怕,他们距离极近,陈深感觉到了毕忠良的怒气。


  陈深退回了一步,也没再细究什么,他早就学会了离秘密远一些的生存方式。


  他们报了警,拉女尸去火化,找了一块风水宝地埋葬了她,陈深还做了一些措施,防止她不去投胎又回来作恶。


  毕忠良的邻居之一也是那女鬼重点报复对象,陈深有些放心不下,想要去看看,没想到刚和毕忠良走到门口就看见一个年轻女孩从里面走出来,她穿着夸张的小洋装化着舞台妆,像是一个戏剧团里的演员。


 那女孩也细细看了陈深一眼,两个人擦肩而过。


  陈深摸不清那女孩来历,问过了毕忠良也知道不是那户人家的住户,陈深走近了那家,并没有感觉特别的阴气,他把买来的小红鸟放生在楼道里,也没见有异样。


  陈深回想了一下那个女孩,心下了然,原来是遇到了同行。

 

  

  未完待续

评论(8)

热度(84)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时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