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麻雀毕深】 春日宴 贰

bgmhttp://music.163.com/#/m/song?id=208902&userid=64165545


贰【和茶】

  


  第二天陈深没去跑早操,毕忠良直接在体委递过来的出勤单上把陈深签在请假栏里然后潇洒的签字。

 

  第三节上课陈深才慢慢悠悠不紧不慢的从后门进教室,进来之前看见小唐和一个隔壁班男生在楼梯口聊天,走近了听见那男生是在问小唐晚上怎么学习,小唐一直保持年级前二十的名次,有人慕名过来探讨探讨学习经验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他们这一届真是有幸福有悲剧,应广大人民群众呼声教育部要求直到高三上学期了才能加八点后的晚自习,但是高三强度一上来,很多学生根本吃不消,到家都是十一点多了,根本学不进去什么了又不敢不学,搞得进退两难,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那个男生最后问小唐晚上怎么能保持不困,咖啡什么的都试过了也不太撑得住,小唐支着下巴,倒是一本正经的回答,“我一般会听听古典音乐之类的刷题,我个人比较推荐巴赫的吧。” 陈深恰巧和他擦肩的时候听见了,倒是非常不给面子的笑出声来了,小唐转过来看他,他也不避讳,大大方方的看回去。

 

  “还巴赫,你怎么不听听肖邦呢?”  言下之意就是跟同学在这里装x有意思?

 

  另外一个男生眼看他俩又要打起来,马上就知趣的撤了。小唐冷笑一声,走过来狠狠地跟他蹭了一下肩膀走开了。陈深不屑的扶了一下被撞疼的地方,也转身进了教室。

 

  小徐在一边看得真切,走过来跟小唐说了几句什么,两个人表情都很微妙,陈深也没管,其他人见怪不怪,倒是隔壁的李小男看见他来了,大摇大摆的进了他们班教室还大大咧咧的坐在他前桌位子上转过头跟他说话。

 

  “你昨晚没回家?” 小男外表很有欺骗性,一般看她长得还算文静,但是内心其实热情奔放的直叫人撞墙。

 

  “你又知道了。”陈深倒是很无奈的说。

 

  “我在你家门口等你很久,后来你嫂…沈老师看见我还请我进去吃东西来着,然后告诉我你昨晚不回家跟毕老师在一起来着。”

 

  “这不正好给你个机会好好跟你班主任沟通一下吗。”  沈秋霞是李小男班的班主任。

 

  “那你也是吗?”

 

  “我也是什么?”

 

  “跟班主任好好沟通一下……”

 

  “……算是吧。”

 

  “好吧,你下次不回家通知我一下,我等的蛮久的超冷诶。”小男稍微撇撇嘴,语气里带上一点不自然的女孩子撒娇气,可爱的一塌糊涂,陈深也忍不住笑起来。

 

  “那你昨晚找我干嘛?” 

 

  “想跟你商量… 我要考艺考的事儿。” 提起来这件事,小男还有点羞赧,脸颊微微发红。

 

  “啊,祝你成功。”陈深装腔作势的用指尖鼓鼓掌。

 

  “你别闹我说正经的,一模考完我的心已经死了…… 而且我一直都很想当个明星啊,你看我唱歌跳舞说学逗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简直就是明天的巩俐,日后的曼玉。” 小男笑嘻嘻的说,两只手撑在下巴上,一副心已经飞出去的期待脸,眉飞色舞洋洋得意,少年气十足的可爱。

 

  “是是是,未来的范冰冰小姐,你快别在我这里显摆了。”

 

  “还我显摆?你这次考得那么好,我都要嫉妒死了!!保送生啊保送生,陈深啊陈深,你能不能把脑子分给我一半,一半不行,二分之一也行啊!” 小男作势要掐他的脖子,陈深堪堪躲过去,他虽然和小男关系好,他也一直拿这个女生当个弟弟看,但是到底是男女有别,太亲密了陈深也觉得高调。

 

  不过陈深一回想刚才李小男的话,觉得哪儿不对,“一半就是二分之一啊!等等,什么时候发成绩的?”

 

  “啊,今天早上大榜就贴出来了啊。”李小男说。

 

  “哦……你看我的成绩了?这次多少?”陈深问。

 

  “我才不告诉你,你自己去问老毕吧!”她比了个鬼脸,转身就走了,期间还撞了一个男生,那男生红着脸道了歉,小男大方的摆摆手也不甚在意。

 

  陈深看了一眼身边的同学,也没有凑上去问的欲望,索性就等着下课,自己亲自去问毕忠良了。政治课太没意思了,但李默群又是年级主任,谁都不敢睡觉,陈深坐在后面也不怕他看见,偷偷拿手机查了行书的字帖,一笔一划的照葫芦画瓢,抄了几首古诗,写的倒是有模有样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他拿着写字的纸就去找毕忠良。毕忠良不在位子上,陈深就坐在他座位上等,顺便翻开他桌子上的书,居然是莎翁全英的十四行诗,陈深大致翻了翻,然后视线定格在某一行。

 

  毕忠良拿着书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陈深俨然一副主人的姿态坐在他位子上,随意的翻看他的书,还用他的杯子喝水,以他的角度,正好看的见他白皙的后颈,陈深头发软软的,不是纯黑色的,反倒有点发黄,不长不短的,又似乎柔软的不可思议,让毕忠良有一种想把他搂在怀里好好疼惜一番的冲动。

 

  “你回来啦。你搬个凳子过来吧,让我再坐一会这儿。”陈深看见他,也没有让座位给他的意思。

 

  恰巧李默群坐在他毕忠良后面的办公桌,他闻言转过头来看着这一站一坐似乎身份对调的师生,调笑道,“什么时候开始毕老师也这么宠学生了?”

 

  老师之间说起话来也是够肉麻,对哪个学生特别点,就会彼此调笑对方宠学生,这种玩笑话老师之间开起来倒是没什么特殊感觉,都习惯了,但这是陈深第一次听,居然羞的脸都憋红了,他赶忙站起来,在李默群面前他可不敢太放肆了,平日里因为沈秋霞的关系,陈深没少受这些老师关注,但是他那么随意的态度也只针对毕忠良。

 

   毕忠良和李默群又随口聊了一些什么别的,然后等李默群走了他才坐下去,随手打开陈深放在桌子上的纸。那是用行云流水的行书抄了一首李清照的《声声慢》。

 

  “我不是说了叫你先别学行书吗?”毕忠良抬头看陈深,李默群走之前他还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李默群一走,他整个人又像没了骨头,斜斜的靠在一边。

 

  “你是怕我写的不好看才不让我写,我这不是写的很好看吗。”陈深努努嘴,走过来抽走了那张纸。

 

  毕忠良知道,这是陈深跟他闹别扭,非要跟他反着来。

 

  “你昨晚问我的事情,我想好了。”陈深突然说。

 

  “什么事?”

 

  “以后大学专业的事情。”

 

  这倒是有点出乎意料,毕忠良以为这个问题他要跟他磨上一阵子呢。”说来听听。“

 

  “我……我要去艺考,我想学表演。”陈深也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正经的说。

 

  ” 陈深!“毕忠良尽量稳住自己情绪。但还是面色严肃的可怕。

 

   “我认真的!”陈深也严肃起来。

   ”你知道还有没几周就艺考了吧。“

 

  “我知道啊,现学现卖吧,你昨天不也说我写不好行书吗?再说了,我要是艺考去,这专业课成绩一定够啊。”陈深刚才翻了班里的成绩表,这次他是年级第五,班级第一,压了小唐一头,他心里暗爽了挺久。

 

  毕忠良盯着他看,陈深环抱起手臂,眼睛里倒是笑意满满的,说是不认真开玩笑也不像,但是毕忠良又没法想象这就是他的真实想法。

 

  “当演员可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啊,李默群那时候不也夸我演戏很有天分吗,说我是明天的刘德华,日后的梁朝伟。”陈深他们高一的时候组织过演话剧,其他班级都好好地演正常剧目,什么《哈姆雷特》《雷雨》,陈深还当班长的时候主意特点多,剧目表报上去发现是《色戒》的时候,李默群都快犯哮喘了,但是陈深他们又连忙交上来剧本,还好剧本内容一切正常没有出格的,因为王佳芝的角色是陈深来演的,换了个男人的角色,与易先生之间的种种也改编成了兄弟情谊,所以李默群也就通过了,没想到他们演的十二分的认真,还得了第一,尤其是其中陈深的表现非常的亮眼。

 

  “李主任可没说过这种话。而且你小时候梦想不是当卧底吗。”毕忠良毫不犹豫的拆穿他。

 

  ”……我现在上哪儿当卧底去啊。不过我未来倒是可以演个卧底,哈哈。“ 陈深手里捏着那张纸,一会卷起来,一会折起来。

 

  毕忠良看他的动作,倒是想了一下,“那我现在打电话给沈老师通知她一下吧。” 说完作势就拿手机要拨号,陈深猛地按住他的手腕,紧张的瞪着他。

 

  看他这样的反应,毕忠良算是彻底放心了,他这下确定了,陈深就是在跟他闹脾气撒娇呢。

 

  陈深特别小的时候父母意外去世,幸好他哥哥那时候已经成年了,兄弟俩相依为命了一段时间,陈深念小学的时候,哥哥终于下定决心和今生挚爱的初恋结婚了,陈深本以为这回终于能有一个圆满的家庭了,结果陈深的哥哥因为是军人,被外派到边疆,一年365天,大概只有5天能见到面。沈秋霞是高中老师,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年纪轻轻的眼看着就要累坏自己的身体,陈深很懂事,他会帮沈秋霞做好一切家务事,然后还要照顾沈秋霞,毕忠良还记得有一次下大雨,读初一的陈深个子矮矮的提着保温桶来给他嫂子送晚饭,那时候学校管得严,陈深进不来学校,还是正在上课的沈秋霞打电话拜托毕忠良去接他,那时候在雨幕里孤独站着的小陈深让毕忠良心疼,他想帮他接过保温桶,结果碰到他小小的手,柔软的,冰冷的,陈深甜甜的展开一个笑容,却拒绝把保温桶交给他。那天雨太大了,陈深的卡通雨伞被大雨侵蚀的快要坏掉了,于是毕忠良把他抱起来,于是就成了毕忠良一手撑伞,一手抱着陈深的样子。

 

  就是这样长大的陈深,身边不乏爱他的人,但是爱他的人却始终没有真正陪伴过他,理解过他,陈深懂事的过分的背后是无尽的成长的孤独,他在最任性的年纪里没能任性,在青春期最叛逆的时候发现身边没有人能让他有叛逆的机会。他要对谁去叛逆去任性呢?对他那个刚会说话的侄子吗?

 

  就是这样的陈深,终于在高中的时候,遇见了毕忠良,那时候陈深是班长兼历史课代表,高一的时候班干部活动多,总是要跟各种老师接触,所以陈深总能找到机会跟毕忠良磨合,毕忠良和陈深之前也因为沈秋霞的关系见过许多次,那时候陈深要乖乖地叫他毕老师,毕叔叔,谁知道现在,已经尾巴翘上天了张口闭口就是“老毕”的这样叫,不过不叫老师,直呼姓名或者外号也的确是学生的传统。

 

  毕忠良不能说怀念以前那个乖得让人心疼的陈深,就算是面前这样全身心依赖他唯独向他撒娇的陈深,他也是喜欢的。

 

  喜欢而已。

 

  打上课铃了,毕忠良赶他去上课,陈深临走之前突然背着说,“Love is ababe,then might I not say so , to give full growth to that which still dothgrow?”

 

  毕忠良没太听懂,目色茫然,陈深指指毕忠良桌上的书,然后笑着离开了。

 

  毕忠良翻开陈深折角了的那一页,他着那首诗出神,久久没有说话。

 

  

 

 

  中午的时候陈深站在窗口吹风,他没去吃饭,他没有胃口也没有心情,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机能在慢慢的衰退,尽管他才17岁,可是他觉得自己在加速死亡,他好似不能再感觉到饥饿难难过高兴等等这些情绪似的,他望着外面,心思却乱的让他毫无知觉。

 

  有人拍他的肩膀,他以为是毕忠良,结果一回头居然是小唐。

 

  他们两个很少有不针锋相对的时候,陈深看着他,心想他不是要因为上午的事情来揍自己的吧。不过他现在累得很,就算他真的要打他,陈深也没力气还手。

 

  “你最近失眠吗?”谁知道小唐一开口居然是这么一句话。

 

  “啊?”陈深也愣了。

 

  “你,这里,最近很吓人啊。”小唐比划着自己黑眼圈的地方。

 

  “……啊。”这样友好的小唐让陈深整个人都陷入深深地违和感之中,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听一些轻音乐会好一点,不愿意戴耳机的话就音量小一点的外放。”

 

  “……啊。” 陈深简直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你不会又要说我装x吧。” 小唐突然笑起来。

 

  “…… 我没说过。”  虽然的确每次都是这样腹诽。

 

  “你是没说,可都是写在脸上。”

 

  “…… 听你的巴赫去吧。”

 

  “我先走了。”小唐拍拍他的肩膀,陈深也是难得友好的一笑。小唐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出了教室。

 

  陈深想到了什么似的,追出去想说什么,却看到他和小徐并肩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往下走。

 

  陈深冷淡的看着他们,等了一会,也不知道等什么,他张开手看着自己的手纹,太无聊了,太无聊了,太无聊了,他无比想念毕忠良,哪怕只是刚刚分开了一两个小时。

 

  他又想起来那首从毕忠良的书里看来的诗。

  

 

  爱是婴儿。

  难道我不可这样讲,去促使在生长中的羽毛丰满?

 

  

  

 

  

 

  未完

评论(13)

热度(86)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时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