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麻雀毕深】春日宴 叁

bgmhttp://music.163.com/#/m/song?id=208902&userid=64165545


叁 【清歌】

  

  陈深和毕忠良真正熟起来是在陈深上高中之后,他上的W高是省重点中的重点,正好也是沈秋霞在职的学校,陈深虽然一直缺少人照顾,但是成绩从来都没让人担心过,以前沈秋霞和他哥哥也担心万一缺少长辈关照的陈深学坏怎么办,但是好在他乖的一如既往风雨无阻,没被请过家长,甚至得到了班主任的特批,家长会如果不是升学指导也可以不用特意来参加,充分照顾陈深的家庭状况。

  所以陈深能凭自己实力考上W高也是理所当然。沈秋霞觉得陈深能这样她就很知足了,没想到陈深的初中班主任见到她还十分惋惜的说就差两分就是这一届的中考状元了,沈秋霞也是哭笑不得。

  可是就是这样的陈深,反倒让沈秋霞十分的不安,如果陈深是个调皮捣蛋让人头大的孩子当然很折磨人,但是如果他从小到大都保持着这样从来不犯错误不幼稚好像一出生就成熟的状态,沈秋霞就觉得他像个不定时炸弹,说不准什么时候,他就会爆发些什么。

  她知道自己这是杞人忧天了,但是女人的直觉太强了,她越是看陈深长大越是坐立不安,不过还好,他马上就要成年了。

  其实陈深没有沈秋霞想的那么乖,至少,沈秋霞所想的的从没惹过麻烦的陈深是不会去和自己的老师她同事谈恋爱的。

  陈深刚上高一的时候,班主任是沈秋霞,毕忠良只是历史老师。不过那个时候陈深是班长兼历史课代表,所以和毕忠良接触颇多,比如上课之前要提前去办公室接老师,放学前要去问作业,课间午休自习课偶尔还会被拉去帮着批作业批卷子,各科课代表都是这样的。虽然之前也因为嫂子工作的原因两人有过接触,但是见面次数仍然是屈指可数,毕忠良对于课代表人选一向很随意,高一年级的科代表人选基本都是自愿,把自己的名字字条放到老师桌面上,如果人很多的话就会按照中考本科目成绩选拔。毕忠良每年都是这么做的,但是等到陈深这一年,他看着昔日个子矮矮的俊秀的小男孩已经长成了青年应有的模样,虽然还不够成熟,但是沉稳的坐在靠窗的位置上, 阳光正好打在他桌面上好像给他整个人打光一样,面容清澈眼神熠熠生辉,校服白衬衫的领子轻轻随风摆动了一下,他长得比他见过任何一个学生都要好看,他长大了,莫名其妙的让他有点欣慰。于是他合上名册,淡淡的说,“课代表的人选我根据大家上交的自愿书大概考虑了一下,因为历史课代表任务量也不是很大,所以跟班主任商量了一下可以兼任,暂且由班长陈深来担当吧。"

  看他面目表情是有一点惊讶的,毕竟各班都很少有班委会成员兼任课代表这样事情的,不过那个时候大家也都是刚上高中,可能高中的法则和初中不一样也是有可能的。而且只有陈深自己知道,他根本没去放名字条给毕忠良,退一万步说他历史成绩也不是全班第一,陈深理科比较强,文科虽然不拉分但是也不会是第一这种程度,至少他知道小徐历史分是高他一分的,而且她还去放了字条。陈深尽量保持平静,心里想着也许是沈秋霞替他打了招呼,希望毕忠良照顾他一些?这是他一直想要避免的,不想要嫂子过多的照顾,但是当历史课代表,意外的他并没有很反感。

  陈深还记得第一次课前接毕忠良,要帮老师拿水杯笔记本电脑和课本,但是毕忠良都没用他帮,陈深非要帮他拿些什么,于是毕忠良就把小小的U盘放在他手里。

  “这个最贵了,你好好拿着吧。”毕忠良这样说。

  陈深攥着那个还有毕忠良体温的金属小U盘和他并肩走在走廊里,学校里女老师可能还会认真打扮一下,其余男老师就随意得很了,这就显得穿着西装的毕忠良非常的惹眼,而且他担当得起英俊这个词,高大且英俊,侧脸轮廓英朗,举手投足有些与学校格格不入的绅士味道,他左手提着笔电,右手提着一个纯黑色的水杯,他手掌宽大,骨节分明且修长的手指,陈深忍不住想到刚才他递来U盘时两个人相触的肌肤的感觉。

  陈深心里对这个其实并不陌生但也没什么交情的男老师突然有了某种期待。他尽量平复下心态,表面上一本正经的跟着他走,一路上很多人向他问好,可见他也是个很有名的老师了。

  第一次测试卷子上交之后,毕忠良叫陈深午休过来批卷子,中午的时候教研室里不少学生和老师,吵吵闹闹的,也不知道谁拿了午饭过来吃,好几种食物掺杂在一起的味道也让陈深不舒服,陈深还没吃午饭但又不想吃,小徐问他借饭卡,他二话没说就把饭卡给她了,几个女生又对她们两个调侃了一番然后嬉笑着走掉了,小徐转过来问他需不需要给他带吃的,他也只是摇摇头。

  陈深经常不吃早饭,不吃午饭,偶尔吃一点晚饭,青春期身体需求量大,但是他的胃就像是死机了一样,同年龄的男生还在食堂求着再多添点饭的时候陈深也只是胃口平平,晚上小腿抽筋的疼,那是在成长的疼痛,而且他缺钙,所以突然经常会晚上被小腿的抽疼活活疼醒。

  陈深忍着不舒服坐下照着答案批卷子,毕忠良拿了一本书在看,手指上还转了一支笔,陈深头疼得要死,手指也只是机械的驱动红油笔批答案,周围实在是太吵了,陈深不喜欢吵闹的地方,厌恶吵闹的地方。

  毕忠良突然递过来一个耳机,陈深有点受宠若惊的接过来戴上,陈深知道有些人会对音乐耳机效果追求很高,虽然陈深没有太多研究,但是小唐以前倒是有跟他讲过一些,总之戴上头戴式耳机之后真的隔绝了外界的声音,只有朦朦胧胧的好像背景音,音乐是钢琴曲,但是陈深却不太了解,只是觉得好听。

  等他批完了,一回头才发现毕忠良不在,他捧着卷子走出去,发现他在老师专用的楼梯里抽烟。他抽的是雪茄,陈深还从没在现实中见过有人抽这种烟。

  “老师也嫌吵啊?”

  “是啊,要不是等你的话,我中午一般不会留在办公室。”

  “那要是中午有人找你问题呢?”

  “历史这科哪有那么多问题可问。”他又吸了一口烟。

  “……”陈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下次你再来,干脆我去找个小教室好了。”

  “好啊。”

  “中午吃饭了吗?”

  “吃了。”  陈深撒谎了。

  “……才刚下课五分钟你就来了,你在哪儿吃的饭。”毕忠良手指夹着烟,随手把陈深捧着的卷子接过来摆在窗台上,随意翻了翻。陈深做工作非常细心,没有多余的对号,但是错误都会挑出来,画的红叉小巧秀气,一点也不像往届学生大大咧咧的一个错号,看得人无端的心烦。

  

  “不吃也没关系。” 陈深连忙表态。

  “你嫂子要是知道了不得生我气啊?” 毕忠良笑了一下,但是看陈深脸色不太好的样子,感觉上似乎他不太愿意毕忠良提他嫂子,毕忠良也没多问,他直接倒了热水给他冲了一杯麦片。

  用的是毕忠良自己的杯子。

  陈深心里怪怪的,一方面他觉得自己是特别的,所以可以用老师的杯子,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怕特殊的不是自己,说不定毕忠良的杯子他早就习惯了大家共用?不……这又不太可能。所以说,特别的是自己?

  也许是那种长久的追寻归属感的性格让陈深对于自己是否对某个人特别特殊这种想法十分在意。

  况且陈深从来不喝甜的东西,热水冲开的麦片有种特别的甜腻味道,香醇的燕麦味道,但这味道要是平时会让陈深退避三尺,可是毕忠良都递到了面前了他也不好意思拒绝。

  那时候,陈深还是个从来不去拒绝别人的人。

  他抱着杯子坐在搬来的小凳子上,就在毕忠良背后,一点点的啜饮麦片粥,毕忠良还在看书,陈深能看到他的发尾,还有小麦色的脖颈上的皮肤。他想知道他在看什么书,又忍住了凑上前去的欲望,百无聊赖的一边喝着东西,一边四处看看,看周围挤来挤去的新生,看谈笑风生的老师们,一切都很熟悉,毕竟从小学到现在教研室永远都是这副模样,但是又感觉很陌生,形形色色的人跟他仿佛隔开了一个结界,他自己孤身在一个世界里,安静的喝着他的麦片粥。

  哦,还有一个人进入了他的结界,安静的看着书的毕老师,嘈杂的午间教研室只有他们两个保持着同一频率的安静平和。他莫名的感到心满意足,他总是因为一点小事产生很多奇怪的想法,没有人能理解,所以他从来不去说,也懒得像记日记一样动笔书写,心境是书写不了的,唯一可能被别人知道的方法就是他们本身心意相通。

  陈深头一次喝完了一杯甜的东西,而且破天荒的没有反胃的感觉,喝完了之后很舒服,他识相的把杯子拿去刷干净,他的手指磨蹭到杯口突然停住了,汩汩的水流倾泻在他的手指上,他恍惚有一种被人细吻着手指的感觉。

  他关上水龙头,又轻轻摸了一下杯口颜色比较浅应该是那人经常对着喝水的地方。

  大概是错觉吧。他晃晃脑袋,珍重的洗好杯子送回到毕忠良桌子上。

 

  

  未完

评论(19)

热度(76)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时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