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麻雀毕深】 春日宴 肆

听说晚睡的孩子运气都不会太差?哈哈哈  六一快乐~


bgmhttp://music.163.com/#/m/song?id=208902&userid=64165545


 肆【樱舞】



  陈深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他不耐烦的把枕边的手机扔远,地上铺着地毯,所以虽然他甩的很用力也只是不痛不痒的一声闷响落地。他翻个身继续睡。

  大概半分钟,陈深低气压的坐起来,走下床拿起角落里电池摔出来的手机,把电池安回去再开机,适应了黑夜的眼睛一下受到强光刺激的流下生理性眼泪,他眨眨眼睛,好歹看清楚了一点,是李小男打过来的电话。

  凌晨两点五十,她打电话干什么?

  陈深慌张的拨回去,心里想了好多可怕的可能,偏偏那边不接电话,陈深已经开始动手穿衣服了,拿上钥匙和钱包就要出门,电话才接起来。



  

   陈深背着李小男在主干大道上走,天色有点泛青,街道上没什么人。冷冷清清的,倒是特别安静,陈深不知道原来四点钟的街道是这样的。

  “你知道‘世欠哥’什么意思吗?”李小男突然问她,嗓子还有点哑哑的。

  “什么市倩歌?”

  “世界欠我一个哥哥的意思。”

  “……就和然并卵差不多的意思?缩写什么的。”

  “嗯,我现在觉得这三个字特别真理。”

  李小男等了很久才听他说了一句,“有哥哥也未必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她想到自己可能无意间戳到了陈深的伤心事,于是乖乖闭嘴,小心翼翼的等了一会,见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才继续说话,“你哥哥……长什么样子,我都没有见过。”

  “我也快忘了他长什么样子了。” 陈深自嘲般的扯扯嘴角。


  “那有没有其他人见过呢?”

  陈深思考了一下,“小徐小唐都见过吧,初一的时候我们三个一起上少年宫,然后我哥偶尔回来那一次请我们三个去吃必胜客来着。“

  李小男愣了一下,“诶?你们仨是初中同学?”

  “我和小徐是小学同班同学来着。跟小唐是初中之后才认识。”

  “所以……你和小徐居然从小到大一直是同班同学吗?”

  “是啊。”

  李小男喃喃的说了一句,“造孽啊。”

 陈深觉得好笑,“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其实我一直有些话想问不敢问诶。我记得你高一的时候和小徐小唐关系还不错,为什么之后就……怪怪的?”

  陈深沉默了一会,也不说话。

  “哈哈哈你知道我们班有几个女生觉得你是gay这件事吗?”见他不愿意回答,李小男马上生硬的换了话题。

  “什么?”

  “哈哈哈哈你不用在意啦,就是她们意淫啦,觉得你很适合去当同性恋什么的。”

  “为什么这么说?”

  “你别生气哈,不是骂你娘什么的,就是觉得你长得好看啊,然后平时和女生关系也不近,呃……虽然你和男生关系也一般,反正就是觉得如果你现在不交女朋友的话不如去试试交男朋友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

  “哈哈哈所以说就是开玩笑啦。因为上次你踢球骨折那次,记得吧,老毕吓得不行,把你抱起来就往外面冲,大家都被吓到了,不过事后她们都说你们俩当时特别……特别……嗯……特别有那种感觉!”

  “啊,那次我都快疼死了,你们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哈哈哈哈话说男人之间也会背啊扶啊之类的,他突然把你那么抱起来,很有感觉呢。” 李小男不老实的比了一个公主抱的姿势,差点从陈深背上栽下来。

  “你们女生……实在是太能想了。”陈深无奈的说。

  “不过都是假的嘛,所以大家就可以随便说说,也是呢,你喜欢小徐嘛,怎么会是gay。”

  “你又知道了。” 陈深又是无奈的苦笑,“我和她没有谈过恋爱。”

  “鬼才信哦。”

  “真的,好学生才不会早恋呢。” 陈深温柔的笑笑,嘴角轻轻勾起来,笑的很轻松又有点青涩,像是回到了李小男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



  “好学生也不会跟老师谈恋爱吧。”李小男突然冷淡的说。

  陈深站住,笑容突然消失了,他们正好停在十字路口,没有车来车往,却依旧让人慌乱。

  “你怎么知道的?”陈深轻微回头。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诈你一下。”

  



   

  陈深小声的开门,顺便看了一眼客厅的表,已经五点半了,可以收拾收拾上学了。

  沈秋霞正好从卧室出来,看到他出现在玄关一愣,“阿深?这么早去哪里了?”

  “去跑步。”他面不改色的说,“感觉最近身体不太好,锻炼一下应该会好一点吧。”

  沈秋霞不疑有他,点点头就转身热牛奶,陈深洗漱完坐在餐桌前面给吐司抹果酱。沈秋霞走过来摸摸他的肩膀,“阿深,等你高考完我和你哥哥商量带你和皮皮去北方玩玩,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城市?他出不了国,所以我俩想着不如咱们先去国内城市玩,然后如果你想出国旅游的话就自己和同学去,也能玩得痛快一点。”

  陈深有些惊喜的看了她一眼,“哥哥能回来?”

  “说是有一个比较长的假期,在这里干呆着也没什么意思吧,出去旅游也不错呢,正好也庆祝你考上大学。”

  “那嫂子你也能抽出时间?”

  “你们毕业之后我就闲了,其实……哎,本来这一届我已经跟学校说好了不带高三的,因为我想着你高三的时候一定很累,所以我本来想带完你们高二就回去带高一,这样你高三了我可以闲一点在家多照顾你,毕竟这是最重要的一年啊,但是临时变动太多了,实在是没有有经验的老师了,新来的老师不敢直接当高三班主任,想要先当着科任,如果硬是要她们来,我怕学生也吃不消啊,毕竟这种事情也是学生们一生的大事,我……”

  “嫂子就是太温柔了,每次都是为学生们着想。”陈深温柔地笑笑。

  “可是到头来,感觉是亏了自己的孩子。”她摸摸陈深的额头,像小时候一样。

  “挺好的,我没关系的,我一直都能照顾自己,而且你现在在我隔壁班当班主任,我也不敢造次。”他安慰的握住她的手。

  “是啊,后来我也想着如果你就在我班里,我就更能照顾你了,谁知道你临时……”

  陈深打断她,“老……毕老师也能很好的照顾我。”

  “是,幸好是他,我很放心。”

  “嫂子你知道李小男要考艺考的事吗?”陈深换了话题。

  “知道啊,她之前有找我谈过,我也帮她问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情,她也一直有准备,她成绩也还可以,反正去一本大学当艺术生问题不大的,不过她想考的那个学校的确有点难度啊……”

  “你觉得她很适合?”

  “没有人比她更适合了吧。”沈秋霞温暖的笑笑,脑子里浮现李小男古灵精怪在班级话剧表演上的样子。

  “那小徐呢?”

  “小徐性格很沉稳,怎么说呢,虽然不是很聪明,但是特别努力又肯吃苦,做什么事都不会差的,我觉得她以后很适合念金融或者学语言去,所以我很建议她考保送。”

  “她本人的意愿呢?”

  “她想学新闻。你没有问过她吗?“

  “没,她也没问过我。那你觉得小唐呢?”

  “小唐啊,小唐高一的时候就跟我咨询过大学专业的事情,我觉得他对自己还是很有考量的,他也没明确说过到底想读什么专业,我倒是挺希望他去学政法一类的,那个虽然很累但是以后留学深造,他家里也可以支持他。”

  “那……我呢?”

  “阿深……”沈秋霞一时没有话了,谈起别的学生她都可以头头是道,尽管只当了一年的班主任,她仍然有把握对他们有所客观了解,对于他们她总觉得自己很有发言权,但是轮到了陈深,一个在她身边生活了十几年的孩子,她却突然无话可说,甚至有一种陌生感。

  陈深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呢?性格是怎样的呢?未来适合什么专业?以后应该怎么规划自己的道路?这些东西,她从来没有想过,似乎从来不需要操心,陈深总有自己的选择自己的路,从小到大沈秋霞为他做的决定似乎从来没有实现过,总是被这样那样的理由覆盖倾覆。

  她最不了解的人就是陈深,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陈深变得让她不能再理解,不能再以他是个小孩子这样的态度去轻视,而是把他真正当成一个成年人一样,凡事都先放手让他自己先选择。

  “我知道了。”陈深体贴的微笑,没有丝毫的惊讶或者气愤,他只是平和的站起来走过去到皮皮的门前,“我先叫他起床。”

  沈秋霞有一种挫败感和无力,她抿了一口牛奶,抓了抓刚睡醒没梳整齐的头发,如果有时间一定要好好找找陈深聊聊,她这样告诉自己。

  

  


   陈深在走廊里碰到了李小男,但对方明显在躲他。他把手上的药膏攥紧了,然后随便扯了一个他们班的人把药膏塞给他,“给你们班李小男。”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想走,结果一转头撞上了小徐。

  “啊……你在这里干什么?”小徐问他,好奇的看了一眼那男生手里捏着的药膏一脸懵逼的模样。

  “李小男昨天晚上不回家在外面玩,今天早上被几个流氓堵了,她自己跑了结果在楼梯上崴了脚,一直躲在一个胡同里,然后我把她背回来的。”陈深解释了一下。

  李小男挺爱玩的事全年级都知道,小徐跟她也有点交情,这种事李小男绝对干得出来。不过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整个年级爱出去玩的人不少,而且李小男玩的也不算出格。

  小徐看上去有点不开心,她闷闷不乐的哦了一下。

  陈深察觉出来她的不满,又不太知道怎么回事。有点尴尬的空气,小徐突然从校服口袋里拿出来二十几块钱塞给陈深,“昨天下午刷了你的饭卡。”

  “不用。”陈深把钱推回去。

  “总是用你的也不太好意思,如果你哪天去吃饭饭卡里没钱比较不好吧,你找时间把钱充回去吧。”小徐执意要给他。

  两个人站的不远不近的手推来推去的,旁边几个人像是在看热闹,直到陈深看见毕忠良走过来,眼神不痛不痒的扫了一眼他们。

  陈深拿了钱随便塞在口袋里,“下次刷我饭卡不用给我钱,反正我也不用,我嫂子要是知道我饭卡钱不动估计会生气唠叨我,你就当帮我一个忙了。”他冲着小徐说完就跟上毕忠良后面进了教室。

  

  “你俩在走廊里闹什么呢。”毕忠良把笔电插上连接投影仪的线。

  “没什么,你不高兴?”陈深下巴拄在讲台上眼神毫不避嫌的看着他。

  毕忠良笑了一下,完全是不在意的觉得好笑。陈深的这句话问的实在是太幼稚了。退一万步说他真的不高兴,也不会是因为陈深和别的女生说了两句话。

  说到底,陈深也只是个没有什么恋爱经验的高中生。年轻的可爱,年轻的可笑。

  “你还记得那时候我们说过什么吧,陈深。”毕忠良抬眼看着他,三分玩笑七分认真。

  陈深像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东西,他撇撇嘴,下了讲台回到座位上。

  他远远的看着毕忠良,此时此地,此时此刻,他仍然觉得,无论他们距离多远,世界有多么繁乱嘈杂,他们仍然心意相通,共享一个结界。

  在同一个频率里安静,相爱。

  

  他坚定地这样认为。


  未完


评论(10)

热度(81)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时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