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麻雀毕深】修罗道 . 欲经 壹

祝张老师生日快乐 庆祝麻雀定档

【修罗道】 大概会分为四个经传部分 这是第一卷 《欲经》

bgm请走http://music.163.com/#/m/song?id=312791&userid=64165545 答应我一定要听哦! 诀别诗 by雪儿  (这个女声的很有感觉



 

  神君初始化之时王母希望他秉承情义忠良便赐了个名字给他,但是究竟是哪几字除王母与神君外无人知晓,碍于他是除天帝王母外最有权势之人,便统统敬畏的称他为那位大人,或者神君。

 

  三千年后,神君下人间界,却遭了还未归顺的地狱魔道之人的埋伏,险些丧命之际,他与一平凡少年相遇,彼时他浑身浴血面目狰狞,脑壳被人削去了半个似的,活似厉鬼,毫无仙人神君的风范,然而他就是以这般活鬼形象毫无恳求之意的向那白衣少年求救,那心地善良的少年郎也答应了他,神君细细看他眉目,面目白皙嘴唇嫣红,当真是肤白貌美唇红齿白的像个未出阁的少女,但是偏偏眉毛生的英气,倒不是难辨雄雌,而是好看的赏心悦目,恰到好处。

 

  神君向他许诺,帮了他这回他就送他一头神兽,寻常凡人也能驾驭,从此上天入海恰似活神仙,好不快活。

 

  少年麻利的按照他的指挥找回了他呼风唤雨的坐骑,战场一时间天地大变,神君稍作休整便带着天兵攻回去,战争持续了四十几年,然而对于神仙却也不过弹指一瞬的时间罢了。待他回过神来被邀去天庭受赏,天帝要送他一头新修炼得道的坐骑来,神君也是过糊涂了,皱着眉头问了为何,旁人提醒他,受了埋伏后他原本的宠儿竟然因为养尊处优太久一时间受了惊吓脱离了主人害神君重伤,幸好后来有了悔改之意再度返回战场。

 

  神君皱着眉头想起这回事,心下虽然有了翻旧账之意,但是又不好当天庭众发作,收了那新的神兽一匹,然而心下腹诽,那劳什子畜生才不是心生悔意自愿返还,而是他找了个凡人帮忙才…… 他依稀记得自己当时是许诺了凡人一头神兽为伴,神君虽然贵为天帝左膀右臂,然而几千年来一直都心有叛逆无拘无束,天帝赏他的他一概收下然后再分发给仙童仙女,毫不给上仙面子,这回受赏了神兽也不大愿意留下,就想着不如送给那凡人,把天帝的神兽施舍给凡人,真是够打天帝的面子了,如此一想反倒让他心生快意。

 

  天帝有意防着他,神君想要的东西倒是一样没给,他收复地狱有功,想要将阴兵尽数纳入麾下,神君爱财好战是人尽皆知的。结果天帝肯给的都是他不需要又叫人挑不出毛病的东西。神君内心早就气的七窍生烟了,板着脸也不作笑,天庭众极度忌讳神君,皆不敢出声,好好的一场聚宴,蟠桃仙酿都没了味道。

 

   

  神君返回之后便派了手下去找那凡间少年,等了许久等回音信,原来那事发生之后他就遭到了报复,全村惨遭屠杀不够,少年年仅束发死相残忍不说,因为生死簿的掌握在施暴恶徒手里,自然是生生世世不得轮回投胎,幽魂怨魄飘荡在人间,好生孤独。

 

  神君念及那生死簿实属麻烦,不愿意辛苦一趟,他本身就不大瞧得起凡人,尽管他本身也是个凡人来着。又过了大概一百来年,神君实在是厌烦了那喋喋不休好吃懒做的新坐骑,随手打发出去,这回大家都知道这不是凡物,是天帝的赏赐又怎敢要,鼎鼎大名的神兽就这么送不出去砸在手里,与他有点交情的默群仙人与他谈心,便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不如送给自己手下。这皮球踢回来,手下们也不傻,也个个百般推辞不肯接手,神君手下有一名叫唐山海的心腹,眼看着皮球踢不出去干脆建议他不如再收一亲信,小仙子不懂这其中奥妙,肯定乐意收这等大礼。

 

  这下倒是点醒了神君记忆里那个模样俊俏的少年,回忆起当时听闻他的惨状,此时心里竟有一丝难过和不忍,也是为了脱手神兽,折腾了一回倒是找回了少年的七魂六魄,神君权利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区区让凡人升仙不是难事,只不过肉胎毁的太过,所以只得借一棵仙草复生,那是神君神殿里日夜陪伴他的一株再普通不过的植物。

 

  复生升仙后是最低等的小仙子,模样是他们初见的时候,刚刚束发精神抖擞面容俊俏,青涩仍不失纯真气质的少年。生死簿上他叫陈深,那么现在仍然叫陈深,神君不太喜欢给别人名字这种做法。讲究一点的仙人们会叫他仙草深君,后来有人觉得这犯了神君的名讳就也没人敢这么叫了。

 

  陈深早已忘记了前世账,但是多嘴的仙女们还是有板有眼的告诉了他他与神君的种种,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在场的也只有神君和陈深,其余人都是道听途说罢了,陈深知道了自己原来是神君的救命恩人,本性如此,就有点飘飘然,他仙龄太小,拿这还当凡间的活法,不大懂规矩,但是仙人们的世界本来也讲究自由,再者神君得到他之后意外的喜欢他,连神君都不大纠正他,自然也没其他人敢了。

 

  从此陈深陪伴神君左右,替他分忧解难,几百年风雨云涌之过,倒是当初唐山海一语成谶,陈深真成了神君难以分割的亲信心腹。

 

 

  

  每一千年,天庭大宴一回。每到这时便是最为赏心悦目的时候,众仙齐聚,仙女们个个顾盼生姿,觥筹交错间听闻仙乐,眼前皆是美色美景,这也是做神仙最好的一点,若没有这些美人美物,纵得无边寿命也是枉然。

 

  本来众仙也是自由自乐,互相调情游戏饮酒作诗,直到神君驾到,一派和谐就被打破了,所有人都收敛了不少,两两相视都是了然的安静下来,神君不爱吵闹,神君不爱自由散漫的氛围,神君自顾自坐上他的位子,旁边本来坐了几个仙子仙女,这下纷纷吓得离开,脸上还要保持着对神君的微笑。因为神君是不爱美色的,不是说他不喜欢美人,他爱财好战,追求权力,崇尚力量,但是他不像其他仙君贪慕美色,几千年来神君孤独一人,始终没有人陪伴他。久而久之那些对神君有心思的仙女们便打消了这念头。

 

  而且神君向来作风略粗暴不说,眼高于顶,十分瞧不起其他人,在他眼里天帝都不算什么,更何况在他之下的众仙呢?神君知道每一位仙人的来历,之前是植物也好,动物也好,甚至妖道,凡人,他统统看不起,说话也十分不留面子,经常以升仙前的原形称呼他们,比如那美艳的妲己上仙,得道前是一只祸国殃民的小狐狸精,身上不知背了多少血债,然而凡人军队无法除妖,修了千年道行之后竟然也成了神仙,如今攀着天帝,其他仙也有对她嗤之以鼻的,但也不大敢对她不敬,见面仍然要叫声妲己上仙,只有神君敢当面直呼她狐狸。

 

  总之,那神仙应有的品德善行神君是一样没有,倒与鬼蜮九分相像。

 

  话说回来,神君赴宴实属稀奇,本来这等宴会他向来不屑于参加,但是这回不但来了,还率领了一众神君的手下,尤其是神君左边那白衣仙子,他皮肤净白,发色如墨,肤白胜雪还身着无暇白衣,给人一种马上要融入云一般透明纯洁。腰间一道浅蓝色的丝带,那细腰当真是和仙女都可以一比了,神君倒是一身黑色,两人并肩走来,一黑一白,竟是让仙都要仰望。

 

  神君的确是不屑于参加天庭宴的,然而陈深却是十分好奇,因为神君的关系,他很少和别的仙人来往,宴会也极少参与,千年一轮的天庭宴毕竟难得,陈深摩拳擦掌,旨在劝下神君带他去一睹众仙风采。

 

  结果不料这一来居然有了“不小”的收获,天帝见他们肯来居然也是十分诧异,他与神君对话集聚,不痛不痒,却突然大手一挥,指着那坐在王母身边,一席菖蒲紫裙,纤细腰肢动人眉目,天帝幺女天羽仙女也,神君向那仙女作揖,仍然是不卑不亢,陈深也起身随神君一起。天羽仙女回礼,面目冷淡,与她甜美的长相不符。天帝这下开口可是惊了众人,说是见神君终日孤身一人,也许是神君位高权重,寻常仙女配不上他,所以决定把自己的女儿嫁与神君。

 

  此言一出,四下哗然,有的仙女面目妒忌,自然是仰慕神君的人,也有人嗤笑,乐意见那神君板着脸不快意,自然是妲己上仙那类得罪过神君的人,也有人一眼看穿了这其中来去,默群仙人冷然一笑,举杯饮了一口酒。

 

  想要拴住狼,却用这世间最脆弱的绸带,不,这简直不是绸带了,是干草带子罢了。也许是与那妲己狐狸精厮混久了,连天帝都变得愚蠢了。默群上仙这样想到,却事不关己的往后挪了挪。

 

  神君刚想出言,就被陈深拦了衣袖,他们相视一眼,陈深别有深意的一眼,神君稍微克制了一下,只说天羽仙女身份过于高贵,高攀不起。王母掩嘴一笑,“这天庭众,又有谁敢在忠良面前说自己高贵呢?哪还有比你更高贵更适合天羽的人呢?”

 

  王母于神君有恩,神君不好再敷衍,只说天羽仙女嫁娶是大事,择日再从长计议,便带着浩浩荡荡黑衣的神君手下离开,黑色人群里夹杂着那白衣一身,实在过于惹眼了。

 


评论(4)

热度(67)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时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