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短评毕深】 爱若持炬迎风,炽烈而哀恸

识于微时,两个人只是普通的士兵,也许毕忠良能耐些担个职位,弟弟那年才多大?搞不清,只是毫不犹豫趴在哥哥身上保护他的时候,侧脸白白嫩嫩的,当真和他打死的那个娃娃兵差不了几岁吧。战壕里过命的兄弟,感情无法估量,认了兄弟就是一辈子的兄弟,逃兵也要一起当,你别怪他拉你上了汉奸的船,哥哥生性多疑,多疑的人睡不好觉,活着累,身边没个说话的人,妻子单纯又过分操心,那么多心里话那么多苦闷同谁讲?幸好有弟弟,弟弟是他信任的人,所以放在身边,哪儿都不许去。

若说没有真情,特别行动处的大刑倘若压下来,毕处说,没有人不招。既然怀疑弟弟,干脆押着陈深审讯一番,恐怕也不怕他不招,可是弟弟在他心里也是亲人,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打不能骂。于是见了面,两个人哥俩好,你关心我,我珍惜你,把兄弟是救命恩人挂在嘴边,给他机会立功,在跑老板面前替他邀功,像个为儿子工作奔走的父亲,对着外人向着陈深那是满心的骄傲。他心里始终保留着他最天真无邪的一面,不知道他心中是否也曾有过天人交战,是否有纯洁的那一个陈深对着他的右耳轻声叫他哥哥,让他冰冷的心化成水,即便他表现异常也放他一马。

陈深在哥哥面前,不喝酒,抽烟不过肺,手里玩雪茄不肯抽,不开枪不伤人,有点不学无术恃宠而骄,懒懒散散的,当真是纯洁无害的好弟弟,除了让做哥哥的有点头疼外再无缺点。

可是转过头来两个人又暴露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哥哥不像自己嘴上说的那样温柔,表面上依着他,暗地里查着他。弟弟也不是白莲花,离了哥哥视线就收起无害,杀人放火手到擒来,他了解哥哥正如哥哥了解他,他模拟哥哥的想法,想挣脱嫌疑的漩涡,然而,哥哥也是了解你的,所以两个人智斗间难分秋色,每每达成平手。

陈深输在年轻,毕忠良输在重情。陈深经常说,如果他还念一点旧情。旧情是他的平安符,是他的免罪金牌。

如今他们还在周旋博弈,不过新的势力呼啸而来,兄弟俩又默契的一致对外,任何企图在特别行动处安插眼线的人,兄弟俩都警惕的有所察觉,唐徐夫妇恐怕不是第一个被他俩盯上想要赶走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兄弟联手,牢牢占据着76处的地盘,这些话,毕忠良只敢说给弟弟听,两个人就坐在上海的清晨里,盯着训狗吃着早饭,像寻常家庭里的一幕,拌拌嘴,谈谈钱,好像昨夜的危机四伏尔虞我诈都烟消云散。

我时常在想,他们究竟是否真的爱对方,前有陈深毫无留恋的想远走高飞,后有毕忠良毫不犹豫的说格杀勿论。然而陈深遵守本能的拉开子弹前的哥哥,毕忠良看见陈深受伤不顾身份的大喊大叫,这些都不是假的,不曾虚与委蛇,不会装模作样,无论真情亦或假意,他们仍旧是彼此世界里极爱又极珍重的那一个。造化弄人,他们背道而驰,愈行愈远,不要被深情迷惑的人是毕忠良这个人。兄弟俩像是精分病人,搞的观者也都时刻茫然着,为他们捏冷汗,但是细想想以他们的关系来说这又很正常,因为他们不但是兄弟,更是政见相悖的敌人,还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两天都忙,七点半放下手头的事安静的看麻雀实属不易,每一个细节都会萌生想写文的冲动和灵感,然而实在是忙,所以只能撸个短小的观后感,希望各位写手太太多努力,毕深的潜力无限,有太多可写的东西,希望看到你们的毕深,由衷的期待。

评论(13)

热度(150)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时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