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HQ牛及】傲慢的偏见 2

出场很少的牛若×非正常大王 重点*
一会讲高中一会讲大学那样 这会儿已经飞快的跳到倦怠期了= = 

Bgm 《唉声叹气》



  好像已经有很久我没再想起来那会儿高中的事情了,但是看到有高中生模样的人来大学生地盘的酒吧玩,多少还是有点触景生情。
  我把所有我喝过的高脚杯头顶头尾接尾的叠摞起来,酒保和我很熟已经知道我七分醉的时候最好别因为这点小事来烦我,毕竟我很容易哭闹。
   但是总有人不够识相,他黑色的头发不算惹眼但是发型倒是够别致,无端的生出一股流氓相来,不过倒是笑的有点无害。他坐过来先是扶正我马上快要跌落碎成一地的空香槟塔,然后大胆的把手搭在我腰上。我没有躲,嗤嗤的笑了几声盯着他的脸。我说了我那时候大概七分醉了,离断片不远的时候,对话的内容自然不能全部记得,但是我们聊的倒是很开心,音乐声音放得太大声也不听不太清是神麽小众乐队的摇滚乐,所以他干脆靠近我跟我咬耳朵。后来我翻遍身上的口袋给他找我的手机,就为了给他看牛若的照片,起因大概是我又跟他吹嘘了我的男朋友身材有多好,gay与gay还能聊神麽,我已经变得很能接受我自己取向的阶段了,这对曾经笔直的直男有多麽不容易。我知道他的目的但是我就是想这么做,他一点也不尴尬甚至还很跃跃欲试。我好不容易翻出来手机,上面沾了不少酒,滑屏很久打不开,等我终于历经千辛万苦给他找出来我偷照的牛若只有脖子以下的裸照,即使是熟睡的时候也依然清晰看起来就硬邦邦的腹肌和手臂大腿上的肌肉让他吹了口哨还仔细拿过去看了看。
  他还问我这真的是我男朋友吗。我拿回手机在裤子上擦干酒水,“难不成你觉得我配不上吗?”
  他摸摸鼻子,“你很漂亮。他的身材也很,”他比了个手势,“所以你们是各玩各的?”
  我实在想不出怎么解释我们的状态,不过也的确可以这么说,我点点头。“各玩各的。”
  他好像如释重负,“不如一会来我家?”
  “学校有门禁的。”我拄着下巴看他,说不上是想去还是不想去,说不怕有假的,但是这个男人也真的很帅,可是这么多年我除了牛若没有过别的男人,就好像我确定牛  岛若利除了我也不会有别的男人一样。
  不过他倒是没有露出太失望的样子,“留个电话吧,”他把手机递过来,握着我的肩膀摇了摇,“我很少见过你这么漂亮的,你真的是大学生还是什么?还是说后街的吗?”
  后街是这里的俗话,新校区后面挨着商业街有很多酒吧,有酒吧的地方就很难没有cg或者mb,而且附近大学比较多,难免有大学生出来做兼职,最后搞得“后街”成了那些人的代名词。每次听到这个词我都有点不舒服,但是说的人又太多。
  被人当成后街我也不是第一次,以往每次走后街偶尔打扮的风骚一点正式一点反倒会被当做,毕竟这种兼职出了名的好赚钱。一次两次到还好,后来多了我就干脆很少走或者只敢穿着便宜点的地摊货运动衫去玩。
  跟黑发聊了这么久也算是玩的开心,但是多少不希望他再联系我,所以我认真的写下了岩酱的电话给他,看黑发的样子大概是夜猫子,然而不管是谁半夜三更敢给岩酱打电话都会被无一例外的臭骂,所以我多少内心还是有点愧疚。
  对岩酱。
  等我出去走在夜里吵的死人的后街,再摸出电话想打给国见或者谁来接我一下,解开锁屏却依旧是牛若的那张裸照,想来那个时候我本来是打算顺便拍上他得脸要挟他玩的,毕竟他那个时候宠爱我宠爱的像那什么一样,虽然现在也一样但是我没有这种玩他的心思了。最后我还是拍了限制级的照片也让他知道了,我们在床上搂搂抱抱,他知道我的敏感点所以到处摸弄我掐我让我松手好让他删了照片,不过他又不敢弄疼我所以只是小打小闹的,最后我们达成了妥协,我当着他的面儿截掉他的脸。

  我说你总要给我留下点儿什么念想吧,你出去比赛的时候我要怎么想你呢?看新闻吗?
  异地一直是能让他让步的点,我每次都能打上擦边球。
  这会儿我摸着手机屏让它始终亮着不灭。就好像他能陪着我,走回学校的路一样。
  所以牛若那时候到底要跟我讲神麽。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