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保镖 [黄黑]

笠松先生来找我。希望我作他那位大人的保镖。

笠松先生原来在政界公关很出名,后来听说是得罪了某位先生,夹着尾巴逃了几年。

我问是哪位大人,他说他现在不参与政界的事情,这回他是个明星的经纪人。

我摇摇头,说我不当小明星的活儿,没什么赚头而且很麻烦。

平日里我谦和温驯的传言多了,笠松先生对我的拒绝感到吃惊。可是在我饥寒交迫还犯困的时候我脾气的确没那么好了。我已经快四天没吃饭了。

他苦笑了两下,把几张钞票递到我面前,[我们家那位可不是小明星啊]

其实他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指的是我不接演员明星的活儿,大小无关。可他坚持把钞票递在我面前。

[你有多久没有吃饭了?我知道你现在一分钱也没有 而且也不接事儿了] 他坐下来想和我促膝长谈。

[……他们找不到我] 言下之意找不到事儿做也不是我的错。

[可是我找到你了。答应我吧。我真的找不到比你更适合的人了]

[……] 说实在的 我动摇了。

归根结底 我是在害怕。

[日薪多少?]

[你还要日薪?!] 他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

看来不出江湖许久我的身价也跌到这般地步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