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黄喻 卧底 01

 魏琛喜气洋洋的走回办公室,刚开门就看见一年轻男子脸黑似门神,吓得他砰的把门一关,摸着自己的胸心想隔壁飞虎队长韩文清跑情报组这来干嘛,都不用细看,那不怒自威的气场,看的人不自觉得就想把自己钱包往上送。稳稳心态再堆上满脸的笑回去开门才发现来人根本不是韩文清,只不过一时间没太看清,来人又一身煞气所以才认错。


 
“你这小崽子回这里干什么!”魏琛被他的出现吓出了一身冷汗。


 “组长呢?”黄少天阴沉着脸,坐在位子上好不威风,与平时又活泼又话唠的画风严重不符。


  “我现在就是组长啊,有事?”魏琛眯眯眼睛。别看魏琛年纪大了一副为老不尊老不正经,年轻的时候好歹也是情报组组长,领着一群小朋友也算是立功无数,简直堪称风云人物,若不是后来出了意外……不过这都是后话,暂且不表。


   “魏老大你退休三年在老叶那里做了两年现在突然要回来情报组这里也算是你一手建立回来就回来就当回家了可喻文州人哪里去了难不成你回来了就挤掉了他的位子?”黄少天一向是语速惊人,咄咄逼人的甩出一堆话,自己也相当愤怒的站了起来,嗓门也高上去了。


  “你在这瞎嚷嚷什么。”魏琛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魏琛脾气不好,总有一种匪气缠身,前几年他还是组长的时候弄得整个情报组都有一种占山为王的土匪窝子气概,后来离职喻文州接任才总算正了情报组风气,不过这也说明魏琛身上的那股子流氓气质是多么大,但是魏琛对于黄少天还是相当重用的,当初的一个警校学生被他几句话调的一热血就放弃了飞虎队申请了情报组,一直死心塌地的跟着他混,好歹也是魏琛教的最满意的徒弟,魏琛对他也是疼爱有加,刚才那一段话若是别人讲,他早就冲上去动手了,哪还由得人这么嚣张。


  黄少天对他挑挑眉毛,示意他讲清楚,给自己一个解释。魏琛看了他一眼却也是没有解释的意思,气氛降到了冰点,饶是黄少天那么快人快语多话的人也不开口,两个人都有点尴尬。


  魏琛最先忍不住,挠挠头转身就要走,黄少天冲上去拦住他,“今天你怎么也要给我一个解释,魏老大,我在东南亚那地方呆了整整三年,加上在X市的一年准备期,快四年了,每天都心心念念的回来,可是我回来就这么一个结果,我的接线人没了,组长没了,谁也不能告诉我什么,你叫我怎么能淡定?”


  “我也没办法给你解释什么,我听从上面领导安排,从老叶那儿收拾东西回来继续收拾我的烂摊子,你的问题爱找谁解答就找谁解答。还有,我问你,你怎么进来的?有人看见没?”魏琛严肃的问到。


  “没人,我从窗户爬进来的。”黄少天摇摇头,用下巴指了指魏琛身后的窗子。


  这他妈的可是25楼啊,这小崽子什么时候成蜘蛛侠了?魏琛内心腹诽,不过没人看见就好,黄少天身份本来就特殊又敏感,被人看到进了警察局还是情报组,就等死吧。


 “这件事你去找别人,反正我没法给你解释,你从哪儿来,怎么来的,就给我回哪儿去,怎么回去。”


  黄少天沉默的盯着魏琛,魏琛被他盯得全身不舒服,心里简直不爽到极点,被自己家徒弟瞪成这幅样子,自己这个师父的威严何在啊!


  “你们都把我当皮球,轮着踢。”黄少天笑一笑,嘴角勾的好看,他本身就长得特别亮眼,棱角分明,眼睛有神,最普通的帅哥长相,气质却不一样,爱说话的时候特别的开朗,四周的空气都活跃个不停,偶尔有点烦但不会厌,冷静沉着的时候是个强大的机会主义者,就仿佛古代的剑客,握着自己的剑在缠斗中时刻盯着你的一举一动,就等着那么一瞬抓住你的破绽,一剑封喉。

 

    “你要找他,就自己去找,我没法帮你。”魏琛拍拍他的肩膀,绕到办公桌那边也不知道做了什么,马上就出门了。黄少天自己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他抬头仰视了一圈,这个办公室,四年前他是经常来的,以前坐着他的亲师父魏琛,他和喻文州跟着他也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后来魏琛走了,喻文州坐进来,与之前邋遢风格截然不同,有了装满书的书柜,养了罗汉鱼清道夫,摆了花草,再也没有满桌子乱七八糟的文件还有隔夜的盒饭,他还是像以前窝在这里,他愿意呆在这里,因为有他喜欢的人坐在这里运筹帷幄。可是现在除了那几盆花草和鱼,其余的关于喻文州的痕迹都不在了,简直是抹杀的一干二净,他绕着办公室走,却发现之前魏琛弄出动静的地方有一张白纸,上面随意的画了一些涂鸦,但是有一行不大的字在最底下,他探身过去一看,正是一行地址,写的相当潦草,他回忆了些什么,脸上立马绽出了笑容,心里乐的简直快给魏琛下跪了。飞快的翻出窗子找了之前的绳索悄悄的离开。


   不远处的魏琛叹了一声,继续往外走。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