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全职双花】 怦然星动 01

 

  孙哲平住在托斯卡纳一个叫马鲁切多的地方三年时间了,生活作息极其规律,天亮了就会醒,然后绕着小镇慢跑保持身材,吃一点简单的早餐,上午就看看书,在葡萄庄园里和自己捡的狗玩一会,中午也是简餐,大概会睡两个小时午觉,再醒来时就会比较有精神的走上街头,那里的人大多家里也经营着葡萄庄园,下午认识的不认识的男男女女就聚在一起,闲聊,打牌,晚上还在一起看球赛喝啤酒。大概会在十点多孙哲平就往家走,开着电视,听着嘈杂的外国新闻,给自己倒一点葡萄酒,或者吃一点水果,临睡前会做二十分钟运动,然后冲澡,睡觉。

 

  至于为什么要将他这两年的生活描写的如此细致,当然是为了与他前些年的生活形成鲜明的对比。那时候他正值青年,是个愣头青,干什么事都喜欢凭着自己一腔热血,冲动又豪迈,工作努力甚至拼命,每天睡觉时间不足四个小时,咖啡红酒满肚子灌,成天面对着电话电脑,辐射穿脑,生活作息颠三倒四,幸而人还是帅的,有底子在。而且,每天还对着一个长得好看的,自己喜欢的人。

 

  所以即便是那样的生活,他也始终坚持着,终于在某个夜晚,达到了可以说自己事业的巅峰。那种自豪满足,漫天的烟火,彩色的纸屑,舞台上那张年轻漂亮的脸,这一切都是属于他的。他伸出手,在虚空的天地之间,轻轻一抓,却也烟消云散。不过多年的拼命式的工作使他赚了好多好多钱,将心思放空之后,就可以带着银行卡和护照,挥挥衣袖不留一片云彩的离开。洒脱,豪气,不留恋过往的,正如张佳乐第一眼见到他时评价的,像一个极为潇洒的男人一样,离开。

   

  在他的环球游即将落下终点时他也无意回到故乡,索性留在了那个可以留住费伦茨玛特的地方,用余下的钱买了一个小庄园,雇佣了两个当地人给自己打扫和管理葡萄园,然后每天就是那样周而复始的健康生活着。


  偶尔会想起过去的日子,可是他是潇洒的人,从来不会将悲伤或者遗憾这些情绪带到这般隐居的田园生活中。他随意的学习当地的语言,只听那里的广播电视,从来不会看中国的新闻电视剧电影,就好像很刻意的在躲。躲活在回忆里的人。


  不过天有不测风云,在他的田园生活过去了三年后,他也基本是坐吃山空了,入不敷出,也没有理财计划,他只是随意惯了,偶尔一查银行卡才发现所剩无几。那一天,他坐在家里,怀里抱着嫌外面冷的狗,陷入了一种思索。那年,葡萄庄园也同样没什么收益,所以他潇洒不大起来了。


  第二天,他和邻居男人约好了沿公路徒步,他们大概走了四个小时,却下雨了,不过他们幸运的搭上了车,继而往回返。开车的是外国人,车里面还坐了其余的两人,有一个中国人。孙哲平抬眼多看了他一眼,那人也是,两相对视之后,都是一愣。


 “孙哲平!”楼冠宁大吼了一声!惊的其余人也纷纷侧目过来。

 

  孙哲平冷静的点点头,随意的打了一下招呼,然后拉下帽子,就装睡了。无奈那边楼冠宁怎么说话,他都无动于衷的装睡。司机和楼冠宁是旧友,他们共同安排了这次自驾游,没想到在这里还会遇到他的中国朋友。孙哲平的邻居也凑过来,虽然他们做了三年的邻居,可他对这个异乡人可以说仍然是一无所知的。所以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个可能熟悉他的人,也十分的好奇。


  楼冠宁这个富二代可以说非常的健谈,自来熟,他当初和孙哲平也就是生意场上的合作关系,几年前听说他消失了,却不太知道内幕,但是还是打过交道,彼此都了解对方身份,没想到居然在异国他乡遇到这位业内被谣传得快成神的人。不过见对方意兴阑珊,他索性很随意的就和他邻居闲聊起来,聊到孙哲平,见本人也没有反驳的意思,就继续说下去。他告诉邻居,孙哲平曾经是一个很有名的中国明星的经纪人,不过小地方的人也很少去看电影,更别说中国电影了,所以也是一头雾水。楼冠宁插科打诨了几句,两人又聊了当地的旅游风情,车里气氛很好,只有孙哲平一如既往的装睡。


  后来到了他们家,邻居又邀请他们去坐坐,楼冠宁硬是挤进了孙哲平的家,挥手和老外说了拜拜。


  全凭了楼冠宁一张能说会道的嘴,硬是把濒临财政破产的孙哲平劝回了国,给他们这些闲的没事闯荡娱乐圈的富二代当总监。孙哲平内心很波澜壮阔,不过外表还是平静的,回国的一路上楼冠宁倒是安静了,想着自己的义斩娱乐公司未来是如何如何的如虎添翼般,左手奥斯卡,右手金鸡百花,脚踏金马。他是不知道孙哲平太多事情,权当他是个传说,所以也不知道这三年他是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所以除了自己对自己手下那些想当明星的介绍一通,其余的也没多说。


  命中注定的相遇,也总是不期而遇的。

  孙哲平不是没想过会遇见张佳乐,但没想到是这样的方式,那样随意的,就遇见了。下了飞机,就看见机场的人特别的多,而且一看就是粉丝接机,这对于孙哲平来说,真是有点久违了,等他定睛一看,就愣了,那些举着的牌子,上面的人和名字,可不就是张佳乐。


  他有点微妙的伤感和紧张,就站在了原地,正不正当不当的挡在了门口,随着粉丝们突然暴涨的尖叫声,他知道他身后,有人走出来了。


  准确的说,是张佳乐走出来了。


  张佳乐今天心情不错,戴着墨镜,穿了白裤子黑毛衣,就那样清爽随性的走出来,却被前面的人挡住了,他伸手轻轻点了一下那人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挡道,却没曾想到,那人转过来,眼神很缥缈的放在他身上。


  曾经有千言万语想说,也都烂在了肚子里一样,张佳乐的笑容都僵在脸上,还好墨镜掩盖了他的失态。孙哲平也不发一言,两相对峙了几秒,旁人看不下去了,张新杰走过来有礼的推了一下张佳乐,打破了尴尬微妙的气氛。


  “孙哲平前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张新杰发问了。张佳乐转过去,咬了咬嘴唇,头发都快炸起来了。


  “今天。第一次回来。”孙哲平跟张新杰握了手,又看向了张佳乐,不过等张佳乐再转过身来,脸上就全无那种有些感动的表情了,完全是高冷的一张面皮,一声不发的撞了他的肩膀,走了出去。一时间,相机快门声,尖叫声齐发。孙哲平倒不是很尴尬,他可以设想出一万种和张佳乐的重逢,不过大概九千九百九十九种,张佳乐都要拿利器伤他两刀,这样一言不发的全当陌生人似的重逢,不是很出乎意料,也不惊心动魄。


   张新杰还是个懂事的,留下了名片给他。孙哲平看着手中的名片才是终于感觉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张佳乐再怎么说也是百花的人,经纪人怎么可能会是张新杰,张新杰留下的名片也确确实实写着霸图的名号,所以说他也没跳槽去百花。


  他又感觉到了那种头昏脑涨,好像这个世界里他的暂时消失的确是翻江倒海了一般,无数的变化都敞开在他面前逼迫他接受。潇洒如他,也觉得适应无能。


  待他和拥挤的粉丝潮流一起涌出了机场,楼冠宁一脸茫然的站在外面等他,孙哲平开门见山的问他,“张佳乐签了霸图?”


  楼冠宁点点头,这一年多了的事情,孙哲平看上去是一点都不知道的样子。


  “我抽根烟。”孙哲平把楼冠宁衣服口袋里的烟掏出来,转身就往反方向走。


  “哎?!你在车上抽也行啊?你现在抽烟干什么啊?你烟瘾没这么大吧!”


  “我冷静一下。”



   啊今天和基友去看了怦然星动,然后看的时候就脑洞大开,想写个娱乐圈AU的双花 因为电影里面那种经纪人对艺人的全心全意的辅佐支持,看到他拿奖会是最高兴的那一个那种心情,很想放到大孙和乐乐身上试一试。想换一种方法让他们并肩作战。会借鉴一些电影里的梗吧大概~


 

评论(14)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