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麻雀毕深】杀死知更鸟 贰

 现代无间道警察卧底AU



  陈深走在回家的路上,老城区的小公寓,租金便宜,交通不便,路上没有路灯,柏油路铺的不全经常深一脚浅一脚。破败楼道里黑漆漆一片没有灯,他摸黑回了家,刚进玄关就看见窗外月光照射的一地的照片,上面是自己的脸,他在极大的震惊中后退一步,却被什么东西顶在后背上。那是枪,奇怪,他本不应该感受到枪的温度,可是却实实在在体会到了枪口的冰冷,他一瞬间吓出了冷汗。

  “陈深。”梦里无数遍出现的声音就在耳后,呼吸可闻。

  “老毕…… 毕忠良……” 陈深蓦地落了泪。

   陈深在无限的激动和恐惧中醒了过来,噩梦一场。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庆幸,梦境没有成为现实。可是眼泪却是真实的。陈深抹了一把脸,坐起来抽烟。这时候让他难过的充满回忆的味道反倒成了保护他的伞。 

  

  他们卧底用两年的时间去学会怎么潜伏,事成之后再用两年的时间来学会怎么从潜伏中走出来。这相加四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足够他们在一次任务的前后销声匿迹,过去和未来都不会有人认识他们,730天足够忘记一个相处不多的人。陈深还记得刚进组的时候导员告诉他们,这是一条薄情的路,从今往后只有前路,没有退路,只有陌路,只有末路。

    陈深用先前的两年时间学会粤语,马来语,菲律宾语,泰米尔语,部分印度语,熟记自己的背景,他的伪装身份是新加坡华人后裔,就读于新加坡国立大学英语系,一个身世清白的20岁高材生,看起来专业,健谈,聪明。缉毒组有心时隔5年后再度尝试在76里安插卧底,5年前的惨痛损失一度让整个缉毒系统崩溃,所以这次他们要万无一失的成功。

  

   安插卧底这一行动为了最高级别的保密性质,所以是由国安部,国防部各出一人,但是彼此之间并不知道人选是谁,而且在筛选和培训都是一级机密,参选的人也只有最高级别的领导知道名单,甚至没有经过缉毒组的审查就直接投入“战场”,缉毒组只有一个高级警司负责单线联系卧底,一对一单线的联动,确保了它的绝对安全。

    陈深一开始就在国安部的备选之列,历史清白意志坚定,年纪轻轻学识优秀博闻强记,而且他是一块待打造的璞玉,是卧底的不二人选。他们一开始招募他们参加考试名头已经不重要了,在将近3个月的考试期间,各种考验方法花样不断,而且在他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被秘密监控了半年,生活起居人际关系全部被查的清清楚楚,在12个人的备选之列,陈深当仁不让的是最佳人选。

  考试的最后一天,主考官没有再展示出任何试卷或者体术训练器材,他只问了陈深一句话,“你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陈深平静的看着他,“为什么从半年起就监视我?”

  主考官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问题,这让他思考了一会,但他还是回答了陈深,“你合格了。”

  陈深暂时没有得到他的答案,但是很快,他就来到了新加坡,开始他的两年训练。

  新加坡夏天的太阳毒辣,这里是赤道低纬的花园之国,这是”他“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他在公园的一个喷水池里投下了一枚硬币,硬币很快就沉底了,带着他的愿望。


  76是活跃于中国南部和东南亚的一伙人,可以说是目前最让他们头疼的犯罪团伙,主要组织都在东南亚但是也不知道是组织太过庞大而组织不明确还是作风行为太过隐秘,都没有明确的名字,只是大部分人都默契的叫他们76,起因是这个团伙据说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有76个人了,以马来西亚人和中国人居多,还有菲律宾人泰国人新加坡人,一开始只是一些闲散的混混聚在一起劫码头,后面愈发大胆无恶不作,渐渐地甚至拉帮结伙干出了名堂,而且势力范围一度扩大,像章鱼一样将触手伸向四面八方势不可挡,听说这将近十多年来内部也有过几轮清洗,当初的76人还有多少仍在已是不可考证,现在整体又有多少人也从来没有明确的情报,头目是谁,二把手是谁,这些必要的资料竟然是一片空白。


  五年前组织受到他国求助投入了一批特工,数目不详,都是当时国内最优秀的人才,却因为缺少相关的情报不出一年就被一网打尽,损失惨重,最大的损失莫过于连我方内部的资料都被窃取了一部分,成为了缉毒组的一耻,雪耻成为了缉毒组最大的目的。元气大伤后,组织决定暂时安静下来,等待时机再做行动。


  这五年的时间,76又是一片扩张,虽然还不怎么敢伸出触手到内地来,但是已经足够碍眼了,翅膀越来越硬的76眼看着就要大规模的越过国境线,可是有关于76,组织的相关档案仍然颜面无光的是空白一片。


  陈深无心的在英文课本空白页上写下了76,一个不知其寓意却让他激动与恐惧并存的数字。

  

  

 马上就放两篇!我是不是很勤奋~

评论(22)

热度(89)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时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