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歇

【麻雀毕深】修罗道 . 欲经 贰

一晚上爆了字数写了6000+ 夸我

bgm仍然是那首歌 http://music.163.com/#/m/song?id=312791&userid=64165545


 贰


 

   等他们回了神君殿,神君气的手一挥,屋子里摆好的瓷器画卷帘幕茶具统统飞了天,碎了一地,侍奉的仙女都不大敢进,转身推脱着彼此,最后她们推出一个跑腿快的,去找陈深。

 

   陈深闻言一笑,晃晃悠悠懒懒散散的进了神君寝宫,一进门就踩到了什么,捡起来一看是一幅画,画上英姿黑衣的神君,竟然挂着一丝微笑,这要是叫妲己她们看见了,准吓得狐狸尾巴都顾不上了。

 

  “老毕,我送你的画像你就这么对待?”他大大方方拎着那画上前,神君正坐在竹椅上闭目养神。神君凡姓毕,这是只有陈深才知道的秘密,他不愿意叫他神君,也不叫他那位大人,他们私下相处时,他只叫他老毕。

 

  神君听他来了睁开眼睛,瞧了一眼那画,那是陈深学了画画之后第一次独立作画,他偏缠着神君要画他,神君只好依他,然而陈深要求颇多,觉得他一板一眼的太难看了,三番五次的停下求他换换表情,然而一向最没耐心的神君破天荒的没有动怒,他觉得这样的陈深也是十分的可爱,便露出了一个微笑,说不上什么大表情,只是动动嘴角,眉目不再那么阴沉,陈深于是叫他不要再动,让他保持那个姿势那个表情,直到画完。

 

  神君虽然喜欢,但还是觉得那画中人笑的有些可怕,不能叫人看了去,神君寝宫来去自如的也只有侍奉的两三个仙女和陈深,这成了最好的保存的地方。

 

  即便是极度烦躁如当下,神君还是耐心的挥挥手,那破损了的画便恢复了原样。

 

  “你在烦心天羽仙女的事?”陈深不再追究画的事,坐下来面对着神君。

 

  “他难道以为我娶了天羽,就不再跟他作对了?”

 

   “那你到底为什么总与天帝作对呢?”陈深撑着下巴,大眼睛毫无邪念的看着他。

 

   神君不说话了,好像自己也不知道答案似的。

 

   “你不喜欢天羽仙女?她是真的仙女,仙根完整,既不是植物,”他指指自己,“也不是凡人,”大胆的指了指神君本人,“更不是你最讨厌的狐狸蛇兔子猪狗。”他指了指外面。“你为什么不愿意娶她呢?”

 

   神君叹了一口气,“陈深,神仙的世界也不是见她貌美高贵就可以谈婚姻嫁娶的。”然后又狰狞了面孔,“那混账东西以为我们不知道他幺女和凡人那一桩风流账,我听说天羽早就给凡人生了孩子,剃了仙骨,结果那凡人死了才被接回来。他把天羽嫁给我纯粹就是侮辱我,再加上想牢牢地套着我。”

 

  “是吗?那要怎么样才可以和神仙谈婚论嫁呢?”陈深完全不搭理他后面那番话。

 

  “不知道,我没娶过。”

 

  “你不相信日久生情吗?”

 

   “日久生情了,然后呢?也不会像凡人一样厮守,无疆的寿命,任谁都会厌烦的。没有痴情的神仙。”

 

   陈深思索着那句话,两人一时间无言。

 

   过了一会,陈深才说话,“那你就拒绝天帝。”

 

   “但我愧对王母。”神君头疼的扶住额头。

 

   “那……如果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呢?”

 

    “说来听听。”

 

   “最好的理由不就是,你因为有着爱人,不能背叛她,也不能辜负了天羽,所以不能娶她。”

 

   “那我的爱人又是谁呢?”神君举起茶杯,略有所思的看了陈深一眼。陈深一愣,见他眼神略有诡异,急忙站起来就要往外走,“那不如我再去外面找找哪位仙女与我们神君有缘好了。”

 

  神君手疾眼快的拉住他衣袖,一个借力陈深就摔进了他怀里,坐在他腿上,仰靠着他的肩膀,神君双手环住他,让他无法逃离。

 

  “陈深,我……”结果神君却第一次有口难言,说不出话来,两个人就一动不动的尴尬着,末了,陈深一叹气。

 

   “老毕。你真的想好了?”

 

   神君点头,轻轻挑起他的下巴,面对着他微微颤动的嘴唇,毫无顾虑的吻下去。

 

  “陈深,我愿意真心待你。”

 

  原来情跟早就种下,也不知何时暗生情愫,却都惴惴不安的不肯开口。

 

   “可是你说……没有痴情的神仙。”

 

   神君想了想,揽住他,拨开他的额发,一吻吻在他光洁的额头上,“那我就做第一个。”

 

  http://weibo.com/p/1001603983865130669027


   

 第二天他早早起身去了藏经阁,从最入门的一本开始学起,微风吹拂,陈深坐了一会便感觉腰酸背痛起来,果然昨晚太过放纵了,待他看完了那讲述神仙间如何抚育仙胎的故事,眼睛就不受控制的闭起来了,软软的趴在案子上,睡着了。

 

  神君也是起了一个大早登上了天庭殿,当面回绝了天帝王母。他向一旁冷眼旁观仿佛不关己事的天羽仙女略微点头致意,直截了当的挑明了自己已有爱人。

 

  王母果然追问了那人是谁。

 

  神君破天荒的露出了一个笑容,“三千六百年前,我在人间界受重伤,濒死之际得到一凡人恩德救命。”

 

  “我知道那人,是仙草深君。”王母一点头。

 

  “我的爱人,也正是他。我以千年陪伴我的一株仙草做他的肉身让他还魂,有碍于性别,我从未谈起,但是今日我不能有负于他,也不能欺侮了天羽仙女,所以我要拒绝这门婚事。”

 

  四下窃窃私语不停,神君仍然傲然站立在那里。王母脸上挂不大住,有些变脸的意思,直到天羽主动站起来,掷地有声的清冷冷的说,“那天羽在这里恭祝神君与深君百年好合。”说罢又是自顾自的鼓起掌来。

 

  仙女都带头这样做了,其他人也纷纷说起恭喜的话,神君心怀愧疚的望了一眼王母,王母倒是缓和了脸色,有人给了台阶下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等神君返回,四处寻找陈深,最后找来了藏经阁一角,窗户还开着,风吹着趴在案上那人的黑发,像倾斜的墨水。神君温柔的关上窗子,抱起来熟睡的陈深,轻声离开了藏经阁。留在案子上的书,无风的自顾自的翻了一页,四下无声。






评论(15)

热度(93)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时歇 转载了此文字